• 確認
  • .
2019/05/23 | 精選書摘
《蘭船東去》:荷蘭人發現胡椒比歐洲便宜十倍,大喊「我們發財了!」
在荷蘭、甚至是歐洲,普遍識字率不高;懂得算數或者是記帳的,只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商人和教士,而這些人多半是男人。但是在印尼、爪哇,則完全是另一種風情。在這裡,商業、貿易、帳目這些事情,被定義成一種家庭瑣事,基本上男人是不參與的,而是由女性來主導。
2019/01/22 | 精選書摘
到秘密基地尋找東南亞香料:在這裡,我是一個「外來者」
如果說味道是開啟人類記憶的鑰匙,那麼家鄉料理就是減緩思鄉情緒的良方。東南亞料理中當然不乏我們原本就熟悉的香料,但是上個 世紀末期至今,陸陸續續又有許許多多我們陌生的香草被引進,都可以在移工與新住民聚集的東協廣場裡找到。
2019/01/04 | 精選書摘
走進全台東南亞香料街,品嚐移工與新住民們的故鄉滋味
中壢火車站週邊,不管是前站或後站,元化路、中平路、新興路上都有許多泰國、越南、印尼, 以及菲律賓小吃店與雜貨店,平日可在這些商店裡的冰箱裡挖到寶。而長江路天主堂周邊也有不少假日才會出現的攤販。
2018/12/17 | 周雪君
消委會:55款香水全部檢出致敏香料物質
消委會檢測55款香水,全部含香料致敏物質,但符合中國及歐盟化妝品規範的要求。
「透明奶茶」祕密大公開:茶香、奶香哪裡來?
講了這麼半天,以上2種方法確實可行,只是我認為真正關鍵其實在於第3個秘密,這也是三得利故意避而不談的。那個秘密就是「香料」。
2018/09/05 | 精選轉載
【影片】讓我們「東南飛」到印尼,了解伊斯蘭是如何傳播到東南亞
台灣這片土地上有著許多東南亞朋友,而您,知道台灣已經有30萬的穆斯林了嗎?  
苑裡泰國媳婦趙鴻秀:來台20多年,結合泰式料理和親手植栽的「香草園」
對於未來,鴻秀期待自己能夠將親手植栽的香草園和泰式料理店面結合,讓大家不僅僅是吃到泰式料理當中最重要且獨特的香料,更能直接看見香料未上桌前的植物樣貌,把香草園裡的泰式料理概念實現。
上下五千年的印度香料傳奇
在15世紀前羅馬和印度的香料交易,以黃金或以貨易貨。到了達伽馬之後,以不公平的巧取豪奪和來強行割地殖民印度。細數這影響世界五千年的香料歷史,有喜有悲,以及不忍回顧的歷史。
2018/04/13 | 女子@清邁
【潑水節專題】泰國新年吃什麼菜?吃個ลาบ添好運,品嚐波羅蜜有貴人來
來到清邁後,才真正認識了新年節慶、寺廟儀典及喜事會出現在泰北人餐桌上的吉祥菜(อาหารมงคล)。此後,每年無論元旦新年、春節除夕或是潑水節,都會買來應景吃個順遂平安。
2017/10/07 | 食力
神奇的日本「透明奶茶」,到底怎麼一回事?
透明奶茶使用能提供茶味與奶味的萃取物做原料,添加到水中,就成為外觀透明,喝起來卻有奶茶味道的飲料。
2017/10/07 | 食力
神奇的日本「透明奶茶」,到底怎麼做的?
透明奶茶使用能提供茶味與奶味的萃取物做原料,添加到水中,就成為外觀透明,喝起來卻有奶茶味道的飲料。
2017/07/02 | 食力
掌握冰品三大誤區:水源、添加物、微生物,吃冰不用再怕東怕西
冰品的食安問題多數來自於製程中的環境衛生,只要食品添加物符合安全規範,則不需要過於擔心。
2017/03/17 | Yulin
【圖輯】紅金?綠金?黑金?這些香料為什麼那麼貴?
香料也是一門學問。你知道番紅花的價格已經與黃金不相上下,而食品大廠為了穩定香草供應穩定,不惜投下成本從北半球穿越赤道線來到南半球的馬達加斯加蓋小學、幫忙種稻米、打造飲水系統。
2017/02/12 | 食力
原來我們都在吃橡膠?一次告訴你人們口中咀嚼的口香糖是怎麼做的
現今的口香糖,膠基成分多為合成橡膠,膠基屬於不溶於水的物質,因此吃著口香糖,除了口感之外其實是在吃其中的甜味,讓口水分泌而溶解口香糖中的糖、甜味劑以及香料等,自然而然越吃口香糖也漸漸無味了。
2017/02/12 | 食力
原來我們都在吃橡膠?一次告訴你人們口中咀嚼的口香糖是怎麼做的
現今的口香糖,膠基成分多為合成橡膠,膠基屬於不溶於水的物質,因此吃著口香糖,除了口感之外其實是在吃其中的甜味,讓口水分泌而溶解口香糖中的糖、甜味劑以及香料等,自然而然越吃口香糖也漸漸無味了。
2017/01/27 | 精選書摘
舌尖上的化學:松樹皮製出香草味、香煙聞起來也能健康又天然
用來自石油與工業化學的產物,來製造「非天然」的香料化合物,不但是可能的,而且價格還更便宜。
2017/01/27 | 精選書摘
舌尖上的化學:松樹皮製出香草味、香菸聞起來也能健康又天然
用來自石油與工業化學的產物,來製造「非天然」的香料化合物,不但是可能的,而且價格還更便宜。
2016/10/06 | 精選書摘
當每樣食物都像多力多滋:舌間上的真滋假味
多力多滋不只預言了玉米片的未來、零食的未來,也預言了所有食物的未來。每個東西吃起來已經「不像自己」了,而像「我們想要它吃起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