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3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講故事的人」——張愛玲早期小說的記憶轉化
要判別張愛玲早期小說是否具有講故事式的傳統敘事特質,除了要找出「講故事的人」這個敘述者有否出場以外,亦可憑著文本中「講故事的人」的聲音是否明顯去決定。
2018/11/13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他者」的形象——張愛玲早期小說對香港的觀看
香港之所以在張愛玲的小說中以一個「他者」的形象出現,其實是張愛玲借用了一種「洋人看京戲」的眼光,亦即類似殖民主義文學中常用的「殖民者凝視」(colonial gaze)去建構出來。
2018/11/05 | 王陽翎
金庸這個人,很容易令人誤解
近來「金庸(查良鏞)」二字引起無數爭議,尤其觸及他的政治生涯,傷透了不少人的心,到底我們應如何金庸這個人?作者嘗試重點回顧他80年代的社跡,辨清脈絡與真相。
2018/11/03 | TIME
香港曾是言論自由的避風港,現在卻配合中國驅逐外國記者
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過去是被驅逐出中國的記者避風港,現在香港在中國政府的要求下開始驅逐外國記者,顯得更加諷刺和令人沮喪。
2018/10/31 | 精選轉載
「一世做穩建制派」:金庸一生的政治事功,是中華士大夫的活化石
相比很多前清遺老、南來文人,想做帝師而終一生沒有得到,金庸算是最成功的了。至少他取得了一些經世致用的幻覺、見過聖上一面、摸過軍機處外面的一塊,在香港也擔過一些權力的虛銜,對士大夫文化的末裔來說,也算是死而無遺。
2018/10/30 | 羊正鈺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代武俠泰斗金庸的一生
「武俠小說本身是娛樂性的東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點人生哲理或個人的思想,通過小說可以表現一些自己對社會的看法。」
2018/10/30 | 羊正鈺
中國再推「友台」法令:未來台港澳民眾得參加5項「社會保險」
中國自2月底推出「對台31項」措施,緊接著又推出居住證,到近期草擬法令,規定在中國受聘僱的台港澳居民應參加5項社會保險。無一不是標榜給予台灣民眾「同等待遇」。
建立各種「跨國界」高鐵,中國政府圖的是什麼?
中國政府推動一系列高鐵和鐵路工程,既是因為要釋放國內多餘的經濟產能和資源,亦同時賺取外國的基建建設收入。不過,這種大規模的跨境工程,又怎會沒政治目標?
2018/10/05 | 楊繼昌
給蔡英文的信:台灣需要國際支持,香港更要台灣相挺
「我誠懇向蔡總統,台灣政府應宣佈,禁止香港前任及現任問責官員,以及香港建制派政治組織成員入境台灣」
2018/10/04 | 羊正鈺
「中國主教」首次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方濟各哽咽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中梵之間歷經數十年僵局,針對誰來領導中國大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僵持不下,雙方22日簽下協議,教宗認可北京政府任命的7名主教。
2018/09/29 | 傅紀鋼
成龍為什麼從「平民功夫英雄」淪為華人世界的過街老鼠?
「平民功夫英雄」可說是成龍為世界影史塑造出來的一大特性。成龍在通俗文化的影響上,是8、90年代的指標性人物,甚至美國奧斯卡都於2016年頒給他終身成就獎。但奇怪的是成龍最近的聲望,卻像是過街老鼠一般,受到華人世界的普遍唾棄。
2018/09/24 | 羊正鈺
【影音】瑞典脫口秀嘲諷陸客,中國「氣炸」要求道歉的背後不單純
而這些事件發生的更大背景,則是《瑞典通訊社》9月上旬發表「達賴喇嘛即將到訪」一文。此外,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敏海1月與2名瑞典外交官一起搭火車前往北京時被捕。
2018/09/20 | 黑波克
分不清簡體與繁體中文,日本公共標示凸顯文化知識不足
從最近十幾個月間的詳細的數據變化可以得知,簡體字圈的中國遊客並沒有明顯多於傳統漢字圈的台港遊客。如果簡體字圈的遊客人數多到不該輕忽,那麼傳統漢字圈的遊客也不該輕忽。
2018/09/11 | 爵爵&貓叔
【插畫】台灣人客氣、香港人直白,哪個比較好?
有時候台灣人會覺得香港朋友講話太直白,但這種想什麼就說什麼的習慣,反而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真誠,一直迂迴或是「還好還好」,反而容易造成更多問題。
2018/09/01 | 羊正鈺
台灣人拿到中國「居住證」,除了讓你「落戶」還會發生什麼事?
中國的「融合」策略運用在居住證上,就是在「慢慢把你轉化」,雖然不致於宣稱居住證等同中國戶籍,但「他留下一個準公民身分的模糊地帶,隨他怎麼說,要怎麼解釋,對我們會是困境。」
2018/08/16 | 精選轉載
台人遊港:仰不見天,俯不見路,香港究竟以什麼作為信仰?
此文是我三天兩夜快閃香港的散記,我不走一般遊記的路線,詳細排序我的路線,我將一切想法架構為幾個大面向,再把所見所感分別填入。
2018/08/12 | 爵爵&貓叔
【插畫】腦細?毒撚?一分鐘看懂香港網路潮語
以數字發音的諧音「加強語氣」(其實多半是罵人),或在中英文之間「狀聲」,非香港人在網路上看見這些詞彙可能一頭霧水,然一旦了解其脈絡,背後的涵義和趣味往往深長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