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4 | 羊正鈺
【影音】瑞典脫口秀嘲諷陸客,中國「氣炸」要求道歉的背後不單純
而這些事件發生的更大背景,則是《瑞典通訊社》9月上旬發表「達賴喇嘛即將到訪」一文。此外,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敏海1月與2名瑞典外交官一起搭火車前往北京時被捕。
2018/09/20 | 黑波克
分不清簡體與繁體中文,日本公共標示凸顯文化知識不足
從最近十幾個月間的詳細的數據變化可以得知,簡體字圈的中國遊客並沒有明顯多於傳統漢字圈的台港遊客。如果簡體字圈的遊客人數多到不該輕忽,那麼傳統漢字圈的遊客也不該輕忽。
2018/09/11 | 爵爵&貓叔
【插畫】台灣人客氣、香港人直白,哪個比較好?
有時候台灣人會覺得香港朋友講話太直白,但這種想什麼就說什麼的習慣,反而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真誠,一直迂迴或是「還好還好」,反而容易造成更多問題。
2018/09/01 | 羊正鈺
台灣人拿到中國「居住證」,除了讓你「落戶」還會發生什麼事?
中國的「融合」策略運用在居住證上,就是在「慢慢把你轉化」,雖然不致於宣稱居住證等同中國戶籍,但「他留下一個準公民身分的模糊地帶,隨他怎麼說,要怎麼解釋,對我們會是困境。」
2018/08/16 | 精選轉載
台人遊港:仰不見天,俯不見路,香港究竟以什麼作為信仰?
此文是我三天兩夜快閃香港的散記,我不走一般遊記的路線,詳細排序我的路線,我將一切想法架構為幾個大面向,再把所見所感分別填入。
2018/08/12 | 爵爵&貓叔
【插畫】腦細?毒撚?一分鐘看懂香港網路潮語
以數字發音的諧音「加強語氣」(其實多半是罵人),或在中英文之間「狀聲」,非香港人在網路上看見這些詞彙可能一頭霧水,然一旦了解其脈絡,背後的涵義和趣味往往深長無比。
2018/07/22 | 食力
不搶吃不到,正宗港式飲茶的「震撼教育」
到香港的傳統茶樓飲茶,椅子還沒坐穩,服務員已劈頭一句:「飲咩茶呀(喝哪種茶)?」在這個凡事求快的城市,客人最好盡快選好茶種,否則有可能遭服務員白眼。而香港的傳統茶樓其實已逐漸式微,現在香港人多半到酒樓(粵菜餐廳)享用點心。
2018/07/21 | Abby Huang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與成人雜誌同列「不雅物品」,香港淫審處都怎麼審的?
這項公告一出,引發華語藝文圈嘩然,香港媒體諷刺,只有在淫審處,才會將村上春樹的作品,和香港成人雜誌《龍虎豹》並排在一起。
2018/07/19 | chenglap
民族主義帶動的足球狂熱,能不能在台灣點燃?
沒有把民族主義沾上足球,那足球往往就是一項乏人問津的運動,聯賽沒人看、球衣沒人買,球員沒甚麼收入還要兼差,這樣就算人口再多,足球也發展不起來,足球狂熱,其實是一種民族主義狂熱。
2018/07/18 | 精選書摘
董啟章《愛妻》小說選摘:通過書本這樣的中介,我們互相認識,也互相幻惑
忙得透不過氣來的工作,不容許我有深入了解的閒暇。我雖然是一個大學中文系教授,但我已經變成了一個不讀書的人了!為了提升生產力,我繼續搬弄書本,但我並沒閱讀,我只是為了研究和教學目的而運用材料。作品已經消失,代之以文本或資訊。
2018/07/18 | Abby Huang
最夢幻的打工度假:香港「90後」女生獨鍾台灣海洋,成為10大離島唯一外籍「島主」
10位島主須在7天內以圖文影音的方式為島嶼作行銷推廣,表面簡單來說就是「PO文去玩囉」,但黃愷晴說,她想藉這個活動,推廣海洋生態保育。
「冷門」是否真的出人意表?補記〈世界足球排名的政治經濟學〉
寫本文時,雖然我們猜中法國與烏拉圭勝出,但我們看好的西班牙與丹麥已出局,後兩場比賽皆以加時後互射十二碼一決生死,反映隨著全球經濟發展與科技資訊落差的減少,各國球員實力已相當接近,依據足球明星實力或足球文化刻板印象的預測,未來只會表現更糟。
2018/07/05 | 精選轉載
用文字在日常裡暗藏殺機的人──專訪葛亮
葛亮在文字裡暗藏敘事懸疑和殺機,將東方文化裡的外人難窺虛實的玄怪,放置到當代生活,讓當代小說重拾回古代「筆記體小說」的勾人魅力,凸顯跌宕傳奇背後的人生蒼涼。
2018/07/04 | TNL 編輯
【QT案】 香港法院首判:承認外國同性伴侶,「配偶」不再只是「異性」
今天香港終審法院判決,QT勝訴,保障她能持配偶簽證,享香港居留和工作權。判決結果是否促進同婚合法化?是否造成外籍同志的移民潮?
2018/06/29 | 黎蝸藤
「講廣東話等於港獨」,是違反歷史與現實的亂扣帽子
中國要在香港強推普通話,其根本出發點就是把說粵語與分離主義掛鉤,認為說粵語會導致港獨,這違反歷史與現實的常識。牽強地把使用粵語與「港獨」相連繫,只能說明政權從内心散發出來的不自信。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下):九龍城寨,黑暗中有光
每次回香港,我總會從東頭村家裡,信步走到寨城公園去尋找童年的回憶,因為那裡曾經是我的家。走在寨城公園原來龍津道的公園小徑,曾經住過的位置依稀可辨,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家早已如煙消,心裡又感到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