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4 | 芭樂人類學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中國:發大財和政治改革,為什麼只能二選一?
為什麼經濟發展一定要犧牲政治上的改革?政府從來沒有提供答案,也覺得不需要提供答案。為什麼我們不能兩者兼有?這個只能二選一的霸道選項,很多人竟然沒有質疑,就選擇直接擁抱他們的答案。
2019/06/13 | 芭樂人類學
「祖國」離我們愈來愈遠:舞照跳、馬照跑:香港精神去哪了?
世界上沒有一個靜態的社會,也沒有一個去政治的文化。人類學徒也是人,我願意坦然面對我的身份認同,因為我知道這一輩子也要糾結在「國籍填哪裡」的沉思。
2017/07/01 | 區家麟
惡棍流氓慶回歸
他們以反港獨之名,在尖沙咀街頭向外國人講粗話,以愛國之名跟蹤與狙擊社運人士,他們不是警察,卻以為法律在我手。
2017/07/01 | 區家麟
惡棍流氓慶回歸
他們以反港獨之名,在尖沙咀街頭向外國人講粗口,以愛國之名跟蹤與狙擊社運人士,他們不是警察,卻以為法律在我手。
2015/05/04 | 周雪君
港澳辦前主任魯平病逝 曾罵彭定康「千古罪人」
跟香港甚有淵源的魯平病逝,他曾經大罵彭定康是「千古罪人」,但當年同民主派人士起草《基本法》也有互信和尊重。
2015/05/04 | 周雪君
港澳辦前主任魯平病逝 曾罵彭定康「千古罪人」
跟香港甚有淵源的魯平病逝,他曾經大罵彭定康是「千古罪人」,但當年同民主派人士起草《基本法》也有互信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