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

香港大學(英語: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縮寫:HKU),簡稱港大,是香港的一所公立研究型大學,大學本部位於香港島中西區龍虎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05 | 梁景鴻

港大商學院成立越南分部,將與中國政協背景集團合作

港大經管學院將與具政協背景的新華集團旗下中心合作,培養越南青年企業家精神。

2022/07/26 | 德國之聲

香港本地大學全面推行國安教育,港大中大列必修

《國安法》實施兩年後,國安教育已漸漸融入學校課程之中,最新消息指也包含香港兩家最高學府——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也宣佈將國安教育列為必修。在政府要求和資金壓力下,學校亦幾乎沒有拒絕的空間。

2022/05/22 | 德國之聲

習近平缺席官媒頭版引猜測,港大研究另有發現

近日,有關中共高層或出現政治異動的猜想甚囂塵上,其中一條理由就是《人民日報》頭版提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次數有所減少。中國傳媒研究計劃進行統計後卻得出了不一樣的結果。

2022/04/27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晚報:香港外國記者會主席向人權新聞獎評審致歉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日宣佈腰斬人權新聞獎,主席Keith Richburg今透過電郵向評委道歉。他稱停辦獎項是執委們為協會最佳利益而下的艱難決定。

2022/04/20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晚報:TG「SUCK Channel」案被告7項串謀煽惑罪成

26歲電腦技術員伍文浩,被指透過Telegram頻道「SUCK Channel」發佈訊息串謀煽惑他人刑事損壞、縱火等行為,暫委法官許肇強裁定其中7項「串謀煽惑他人犯案」控罪罪成。

2022/03/21 | 李秉芳

香港大學「恥辱柱」啟動台灣重現計畫,拚群募150萬3D列印原版重建

恥辱柱有三個永久展示的作品,其中之一就是去年被移除的香港1997年國殤之柱,在2008年被漆成橘色,是為了在當時舉辦北京奧運之時,抗議中國諸多違反人權的行為。

2022/03/16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晚報:港大太古橋六四標語變花圃

港大太古橋自1989年來每年重髹的六四標語,今被油漆遮蓋,另被放置一排花圃。

2021/12/23 | TNL香港編輯

「測試香港言論自由的試金石」,港大拆除六四紀念雕塑「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全球共有5座,分別紀念各地的大屠殺事件。「國殤之柱」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徵遭到血腥鎮壓的死難者。創作者曾在1997年形容國殤之柱是「測試香港言論自由的試金石」。

2021/07/14 | TNL香港編輯

指在「七一刺警案」美化暴力,港大宣布不再承認學生會地位

港大聲明宣布,校方「不再承認香港大學學生會(作為獨立註冊社團)現有在校內的角色」;同時按校方程序「嚴肅調查」學生會評議會事件,並根據調查結果「對涉事學生作進一步處理」。

2021/06/13 | 德國之聲

教授遭研究生舉報違《國安法》,香港還有學術自由嗎?

香港大學在最新公佈的全球大學排名中表現整體優異,但許多香港教授對學術自由的擔憂加劇,更傳出港大研究生舉報教授涉嫌觸犯《國安法》。

2019/10/25 | 李秉芳

曾參與香港反送中、推動中國#Metoo運動,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公安拘留

在中國剛剛起步的#MeToo運動中,黃雪琴是最具盛名的人物之一。她曾幫助數十名女性在網上舉報性侵犯和性虐待案件,與審查人員鬥爭,導致許多大學教授被解僱。

2019/04/17 | Lo's Psychology

成為心理學家之路如何走?

每個人——尤其各位中學生——都要認清一個事實:4年大學主修心理學的學位不足以讓你成為一個心理學家。

2019/04/13 | Lo's Psychology

在香港,職業心理學家有哪些類型?

但如果以心理學發展事業的話,最直接的當然就是成為一名心理學家了。什麼是心理學家?心理學家又有什麼類型呢?

2018/08/21 | 周雪君

港大民研:6成年輕人支持台獨,近6成港人贊成台灣入聯合國

港大民研最新調查顯示,香港年輕傾向支持台灣獨立,而整體受訪港人有59%贊成台灣加入聯合國。

2018/07/27 | 智經研究中心

發展高等教育產業,引入名牌國際學府重質不重量

新加坡為發展成區域教育樞紐,曾吸引多家世界級大學進駐,近年則從求量走到求質,甚至大力整頓私立院校,這個經驗,對於香港想鞏固其區內教育樞紐地位,有一定警示作用。

2018/07/03 | 周雪君

港大調查:過半數受訪香港人支持同性婚姻

港大調查指,越來越多香港人贊成保障同性戀者權利,又特別提出兩宗正審議的同性戀權利案件,認為現行法例與民意之間存有差異。

2018/03/27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從初識之無到新旱望雲,我的醫學人文修煉記

那些醫學人文的掌旗人,如今已逐一遠去。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校都有了自己的人文課,我們卻逐漸感受不到那種在人跡顯至的山頂,輕輕振翅就能飛越整片天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