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Clockenflap看出「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音樂節和香港的人才市場其實有很大的相似性,一味討好外國文化的結果,導致在地的資源遭受擠壓,就算主事者有心利用各種手法「增進交流」,也常化為外籍人士的耳邊風。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由Clockenflap看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音樂節和香港的人才市場其實有很大的相似性,一味討好外國文化的結果,導致在地的資源遭受擠壓,就算主事者有心利用各種手法「增進交流」,也常化為外籍人士的耳邊風。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香港雖然引入許多具有專業能力的高級白領,但因為他們留在自己「安全地帶」的習慣,沒有真正想「生活」在這個城市,少能為香港帶來經濟發展之外的文化助益。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何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台灣推廣引入外籍專業人才的政策行之有年,但效果多不顯著,對比香港的歷史氛圍和開放的移民政策,不難看出吸引國際人才的原因,但這樣極度開放的作為,真的能對社會和經濟帶來正面的影響嗎?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香港雖然引入許多具有專業能力的高級白領,但因為他們留在自己「安全地帶」的習慣,沒有真正想「生活」在這個城市,少能為香港帶來經濟發展之外的文化助益。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台灣推廣引入外籍專業人才的政策行之有年,但效果多不顯著,對比香港的歷史氛圍和開放的移民政策,不難看出吸引國際人才的原因,但這樣極度開放的作為,真的能對社會和經濟帶來正面的影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