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9 | 精選轉載
當1994年的黎明廣告預視了25年後的香港
1994年黎明為和記電訊拍攝的廣告《天地情緣》,講述一名極權政府官員反抗的故事,每次上課講到香港身分認同時都播一次。看過數十次後本來不應再有感覺,但當畫面出現警察虐打和開槍的鏡頭時,忽然不寒而慄:25年前的廣告情節,今年變成了香港社會的現實。
2019/09/18 | Kayue
Fact-Check「雲吞博士」的自殺數據
日前一篇宣稱分析6月12日至9月10日自殺數據的文章廣為流傳,該文作者認為自殺案在8月下旬開始不尋常地增加,然而他所使用的數據本身有若干問題。
2019/09/18 | 林彥邦
「不排除任何可能性」抑或「不會隨意下結論」?政府警方用語的雙重標準
對自己有利的傳言,政府不去澄清闢謠避免揣測,而說「不排除」,客觀效果就是為示威者搞事論,提供繼續發酵的空間;而對自己不利的說法,就來一個「不隨意下結論」,強化事件真相未能確定的意味。這種用語上的雙重標準,正正是政府和警方的公信力跌至近乎零的原因之一。
2019/09/17 | Kayue
【影片】警察仍用強光照射市民、記者,受批評時只回應「你可以離開」
6月至今,香港警察在示威現場經常使用強光照射市民及記者,即使傳媒屢次投訴,至今仍未有改善。有前線警員受到批評的時候,卻只回應「你可以離開」、「你可以不看這邊」,無意停止阻礙拍攝。
2019/09/17 | 法夢
餐刀當武器,警察又唔讀書
學生記者蘇敬華被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然而他只是藏有餐刀,從影片可以見他跟警員合作,未見有任何傷人意圖,若無合理懷疑警察不應拘捕。
2019/09/16 | 譚蕙芸
9月14日淘大商場,持國旗人士、警察和憂心忡忡的父母
目送兒子被防暴警察拉走之後,楊氏一家無奈地站在商場裡,不知道可以怎樣,楊氏夫婦像熱鍋上的螞蟻,憂心忡忡,楊母從袋拿出藥油,塗在額頭上。「我真是不知道怎辦?可以去那裡找回兒子」。
為何只譴責一方的暴力行為?主要原因有三個
那些不停說要譴責暴力行為的人士,你們有甚麼理據去不同時譴責警暴?你們有甚麼論點去說服黑幫無差別打人是不用追查的?誰打人都錯。可是,擁有絕對身體上優勢的那一方行使暴力,就更需要有機制去制衡。
2019/09/13 | 灰記客
「一國兩制」甚至不是遮羞布,香港已回不了頭
不管反送中運動是否最終被「打殘」,香港已回不了頭,因為被中共、林鄭和建制踐踏得近乎體無完膚的「一國兩制」,連一塊較體面的遮羞布也不是,只剩下赤裸裸的暴政。
2019/09/12 | 法夢
警察有權捉市民「跳閘」嗎?
近日有休班警嘗試拘捕在港鐵站「跳閘」的市民,但根據禁制令內容及香港法例,警員並無權拘捕,更有可能構成襲擊、毆打及/或非法禁錮。
無檢傷分類卡、傷者有移動就會點錯人數?消防處別再推救護受罪
點錯人數並非無可能,但如果才七個傷者竟然可以點算到十個人,三個紅色變成六個,無論從分流和臨床檢查方面都講不過去。
2019/09/12 | 譚蕙芸
商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啟示
7月14日,大批防暴警察更於新城市廣場的中庭,與示威者衝突,新城市成為血染的「戰場」,讓居民震驚。但不到兩個月,同一個中庭,卻聚集了近千人,一起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2019/09/11 | 譚蕙芸
太子站外,831後的七天
831警察衝入太子站亂棍打人後,憤怒的群眾每個晚上都到太子站抗議。太子站隔壁剛好是旺角警署,我到場觀察多晚,看到一幕又一幕荒誕的風景。
2019/09/11 | 區家麟
真相的四種死法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
2019/09/10 | 言士
為何不應該相信警察的「專業判斷」?
醫生、律師都是專業,不是單純因為他們的工作複雜,而是這些職業需要「專業知識」,且相關「專業知識」經過認真發展,而不是「我話係專業就專業」。警察若然真的是「專業」,就更應該以理性務實地展示其「專業知識」,而非擺出「我說了算」的態度。
2019/09/05 | 區家麟
一直在喬裝的林鄭月娥
一個信譽破產的政府,喬裝聆聽民意。林鄭月娥一早知道自己與整個政府已經玩完,卻喬裝在管治。她也希望其他人一起喬裝,喬裝警隊好專業、喬裝團隊很能幹、喬裝兩制很圓滿、喬裝香港很正常。
2019/09/04 | Kayue
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警暴
林鄭月娥終於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然而這來得太遲之餘,亦有意忽略對民眾對警察濫權、暴力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