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6 | 當代評論
馬國選前火力全開的在野黨如今態度轉彎,看出馬哈迪深不可測的權謀
伊斯蘭黨在509大選前對馬哈迪火力全開,如今大幅度U轉支持馬哈迪,違反近年來高喊的「Istiqamah」(始終如一)口號;而伊黨主席哈迪突然撤回對巫統的支持,也讓原越趨融和的巫伊關係產生變數。
2018/11/05 | 芭樂人類學
馬來西亞2018國會大選傳奇:老馬、那雞、青蛙與白衣女
這篇芭樂文,介紹一下這回馬來西亞2018大選的傳奇角色,有老馬、那雞、青蛙,再加上意外踢了臨門一腳的白衣女、人肉選票快遞。
2018/07/30 | 當代評論
換了新政府的馬來西亞,就能一筆勾銷舊的社會分歧嗎?
馬來西亞只不過換了新的政府,舊的社會分歧和矛盾依然存在,甚至可能在政治角力中進一步被激化,部份右傾的馬來或穆斯林組織、政黨,目前卻把爭議性議題捆綁在一起,如果不審慎處理,社會可能面對更嚴重的撕裂。
2018/06/12 | 周慧儀
未竟之志:這兩位「斜槓中年」透過影像和音樂詮釋眼中的馬來西亞
從Amir和Azmyl的觀點和作品裡,我們可以嘗試探看他們「參與」和「關懷」馬來西亞的方式,也談談社會現況和政治,以及我們此次返馬帶回的疑問。
2018/06/12 | 多維TW
從族群到公民:馬來西亞變天之後,需重新摸索的「華人政治」
這十年來,馬國華人對政治現況的不滿醞釀了「華人海嘯」。對當地華人而言,為促成政權輪替而「選黨不選人」是優先選項。
2018/06/10 | 葉蓬玲
未竟之志:在恐懼文化的籠罩下,馬來西亞青年行動者這樣找出路(上)
馬來西亞的公民社會近年來日漸蓬勃,有時卻仍會出現恐懼的幽靈,譬如長輩仍會耳提面命地要孩子們大選期間「小心」,投票日當天不要出門等等。而在我們的街坊過程中,大學校園內的學生在面對「敏感問題」時似乎也出現迴避的情況,究竟是什麼塑造了這樣的「恐懼文化」?
2018/06/06 | 讀者投書
列出境黑名單、夜搜私邸、撤保鑣:馬國前首相納吉尚未被定罪,處境卻如戴罪之人
當一個人還沒被判定有罪前,那個人就絕對還是清白無罪,但納吉目前的處境及受到的待遇,已被「民間法官」裁決「有罪」。
馬來西亞前政府涉貪,安華批澳洲包庇關鍵人物
他以備受矚目的前大馬警官西魯(Sirul Azhar Umar)捲入的謀殺案為例。西魯涉嫌謀殺蒙古模特兒阿爾丹杜雅(Altantuya Shaariibuu),被判絞刑後逃離大馬,在澳洲被捕後一直遭羈押
2018/05/31 | TNL特稿
馬國大選助選員的場邊觀察(下):選民上議員臉書問「票怎麼投」,甚至問「投票日衣著」
來自馬來西亞的作者總共經歷過該國三次選舉,也曾以記者身份參與過選舉的採訪工作,但在這屆選舉中,他第一次像許多關心政治的朋友或議員助理一樣,同時參與了助選、投票與監票過程,也有了不同視角的觀察。
2018/05/31 | TNL特稿
馬國大選助選員的場邊觀察(上):面對基層大馬選民,多聲道語言轉換是必須的
來自馬來西亞的作者總共經歷過該國三次選舉,也曾以記者身份參與過選舉的採訪工作,但在這屆選舉中,他第一次像許多關心政治的朋友或議員助理一樣,同時參與了助選、投票與監票過程,也有了不同視角的觀察。
2018/05/26 | TNL特稿
逐步廢馬來經濟特權,連6年提升馬國人均GDP,為何納吉仍成眾矢之的?
如今政黨已經輪替,是時候讓我們重新瞭解這個被美國《時代週刊》評選為「最不受歡迎首相」的納吉,其背景究竟為何?他是如何一步步在政壇擢升成為首相?他在位9年來,除了貪腐以外是否還為國家制定過什麼政策、其施政成效為何?
馬國警方夜搜納吉,希盟成員:無須羞辱或侵犯他們的人權
努魯依莎的父親便是前首相安華,安華於1998年失勢後,警方就曾在半夜突襲安華寓所,努魯依莎在其推特表示,身為前夜搜受害者,她反對警方的搜索
2018/05/18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EP8】馬國變天:三位關鍵人物的恩怨情仇
大馬變天的三位關鍵人物:馬哈迪、納吉、安華,政治生涯牽連糾葛、分分合合,證明政壇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2018/05/18 | 吳象元
安華接受路透專訪:「納吉曾在大選當晚致電我」
安華也強調,納吉當晚只是與他咨詢,並非試圖要和他達成任何協議,「即便他有提到那件事(協議),我也會忽略,我只是聽他說。」
2018/05/18 | 多維TW
馬哈迪到底打什麼算盤?政黨輪替後的「馬中關係」,聽聽學者怎麼說
「他認為新政權不會是一個反華的政權,畢竟之前納吉政府對中國的投入太多了,而馬哈迪11日才強調馬國作為貿易國家,將持續尋求與其他國家保持友好關係。」
歷史已記住馬來西亞第14屆全國大選
用文字記錄下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從選前到選後的過程,讓讀者們看到至少馬來西亞這次選舉中獲得了一次「重啟」的機會。希盟與大馬人民已創造了歷史,歷史也已記住這次翻轉的選舉。
安華終獲全面特赦釋放:不催馬哈迪交棒,做「一般公民」支持新政府
1998年9月2日,馬哈迪派警官送辭職書到安華官邸,安華並未接受且將信件撕毀,馬哈迪便在當日傍晚,以涉嫌泄露國家機密、貪汙和雞姦醜聞等10項罪名,宣布解除安華副首相兼財政部長的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