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主義(德語:Marxismus)是一種以歷史唯物主義、辯證法和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所發展而出的經濟、政治和社會世界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15 | TNL特稿

《白銀、刀劍與石頭》導讀:對歷史進行診斷、對現況開立處方、對價值做出判斷

翻開《白銀、刀劍與石頭》,我們讀的既是歷史也不是歷史,既是新聞採訪也不是新聞採訪;我們讀的正是拉丁美洲一種重要的知識傳統:一種對現世的關懷、評論與批判,皆發自對於歷史的深度考察與思索。

2021/05/30 | 余杰

六四後進入中央黨校的「馬克思老太太」:如何看待蔡霞的反習言論與「覺醒」?

六四屠殺之後個人進退的選擇,最能表明一個人的人品之優劣。身為共產黨總書記的趙紫陽反對開槍殺人,拒絕向鄧小平低頭,寧願被軟禁至死。蔡霞利用六四屠殺之後宣傳洗腦,扶搖直上、飛黃騰達,進入中共官僚系統的核心,其人品可想而知。

2021/05/09 | 德國之聲

如果馬克思活到今天,他應該會對「社會主義」國家感到很大的困惑

政治學者張俊華認為,一個德國學者和實踐家,馬克思的理論給整個世界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管這些變化是好是壞,在當今這個不穩定的、但同時也是令人振奮的世界,重新審視他的思想遺產依然有其重大的意義。

2020/09/22 | 精選書摘

《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2020/09/11 | TNL特稿

《霍布斯邦的年代四部曲》導讀:始終把社會平等放在核心,親切而高貴的真左派

如此左派立場在霍布斯邦的生命與學術生涯中其實是一以貫之的,依循這樣的立場,他一直批判決策者與政治菁英對於歷史的濫用,導致歷史變成建構民族神話、國家認同的工具,並淪為族群仇殺的幫兇。

2020/07/08 | 精選書摘

柄谷行人《作為隱喻的建築》:信用的本質,基本上在於迴避「販賣」的危機

資本的運動將全世界的人們結合為一個「社會」;但因為這樣的社會性是經過媒介的(譯按:透過商品的媒介),我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雖然事實上我們互相聯結,自己卻毫不知情。

2020/07/06 | 余杰

德國願意承認納粹的錯誤,為何不敢說馬克思主義也源於德國?

在德國,掩蓋納粹屠殺的歷史真相是「政治不正確」,乃至犯罪;但掩蓋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的更大浩劫,卻是「政治正確」。

2019/12/19 | TNL特稿

《精神疾病製造商》講座精華:從馬克思主義找回勞動者的心理健康

「沒有任何情感痛苦是天生的」,在臺灣的社會現況裡,弗格森鏗鏘有力的論證和訴求,鋪墊了紮實的基礎,讓讀者反思,每天我們聽到那麼多成功典範、諄諄教誨,將其對比周遭的人所承受的心理壓力與痛苦,能否有更深一層的思考和同理?

2019/10/03 | 精選書摘

《想想20世紀》:1968年的學生運動,是馬克思主義在歐洲的最後一搏

一九六八年春天我如願以償到了巴黎,並且跟所有其他人一樣被那個狂飆的年代掃得東倒西歪。然而我腦中殘存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餘緒,使我出於本能地對當時法國流行的觀念,也就是學生是一個革命性階級、甚至成為僅有的革命性階級這個想法感到懷疑。

2019/05/15 | 精選書摘

《久等了,韋伯先生!》:中國為何沒能發展出近代西方理性的資本主義?

雖然儒教和清教的共同點是理性主義,但是前者是由外部所制約的,強調「理性地適應世界」;後者則是由內部發生的,追求「理性地宰制世界」。從此衍生出兩種不同的人的概念:儒教認為君子理想是為人的目標,而清教徒認為人只是上帝的工具。

2018/10/07 | 精選書摘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窮人和中產的需求被漠視,城市成為「成長機器」

貧窮社區被認為有潛力取得更高利潤,政治家與企業會努力改變社區的使用用途,藉此增加它的交換價值。而在一個不加限制、將房地產商品買賣的體系中,縉紳化只是合乎邏輯的正常結果。當經濟成長是首要目標,在追求土地增值的慾望下,窮人和中產階級的需求被漠視。

2018/10/03 | 精選書摘

《資本論完全使用手冊》:馬克思的「危機理論」與恩格斯的編輯工作

一個多世紀以來,馬克思的「危機理論」已經成為最具爭議、但也最具生命力與政治意涵的課題之一,亦有許多(馬克思主義)研究者不斷試圖將危機理論與經驗現實對話。在政治危機與經濟危機四伏的21世紀,相信會有更多人對馬克思的危機論述感興趣,也更願意公正地評價或開展馬克思的危機理論。

2018/07/23 | 精選書摘

西蒙韋伊《壓迫與自由》:論馬克思主義的矛盾

在馬克思的分析方法和他的結論之間,存在著某種顯見而刺眼的矛盾。這並不令人意外:他在找出方法前,就先得出了結論。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科學的要求因而顯得相當可笑。

2018/05/30 | 巷仔口社會學

「文化經濟學」如何幫助我們理解台灣的農業市場型構?

本文嘗試簡單地回顧社會學或是廣泛的異端經濟學對於「市場」概念的演變,並將焦點放在晚近由法國學者Michel Callon以及英國學者Donald MacKenzie所啟發的文化經濟學(cultural economy)市場研究取徑,來幫助我們理解台灣的農業市場型構。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隱含帝國主義(下):John Smith對David Harvey的批評

John Smith批評David Harvey否認帝國主義,更在《新帝國主義》(The New Imperialism)及許多關於資本主義和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歷史的研究中,利用他馬克思主義者備受推崇的身分,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最重要的問題上誤導讀者。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隱含帝國主義(上):David Harvey如何曲解利潤率?

Smith與Harvey之爭不只是理論和實證研究問題,也是工人和社會主義者在面臨身處的國家厲行階級剝削和民族壓迫時,如何省察國族主義建構而重新團結勞動與受壓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