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2 | 精選書摘

《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2020/07/20 | 精選書摘

《共產世界大歷史》: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鄧小平的功與過說起

習近平如果真想實現「中國夢」,真想讓中國偉大,只能做兩件事。第一是把毛澤東的像從天安門上拿下來,第二是停止共產黨一黨專政。毛澤東的像如果不拿下來,我敢斷言中國及中共體內長久以來積存的毒素就永遠無法清除乾淨,中國也將永遠無法獲得新生。

2018/04/29 | 新公民議會

學習充滿矛盾的歷史,當然產生一群彼此鬥爭的人民

根據社會學家研究,幽浮末日教派的信眾和到領導人的預言失敗後,多數人都在認知圖景不變的前提下接受了「外星人原諒了這個星球」新的預言,而不是退出這個教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