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利

馬利可以指:

馬利 (城市),土庫曼馬利州首府
馬利 (新聞工作者),中國編輯、記者,人民日報社原副總編輯
馬里,通稱馬利,是位於西非的內陸國家,向北與阿爾及利亞、向東與尼日、向南與布吉納法索和象牙海岸、向西南與幾內亞、向西與茅利塔尼亞和塞內加爾接壤,是西非面積第二大的國家。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9 | TNL 編輯

為非洲饑餓兒童籌慈善活動遭綁架,法國75歲慈善工作者當人質4年終獲釋

現年75歲的法國慈善工作者佩特洛寧2016年聖誕節前夕在馬利北部被綁架,馬利今年發生政變後,過渡政府與極端組織展開人質交換,佩特洛寧才得以獲釋。

2020/04/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馬利談《阿鼻劍》與前傳:要幫小說主角找出路,也要替自己的人生找出路

2017年,鄭問猝然辭世。2019年,《阿鼻劍》面世30週年,重新製作的版本面世,出版社也辦了紀念活動。馬利在其中一場活動裡感嘆,自己大概沒法子寫完前傳小說,但現場讀者的鼓勵觸動了他。於是,馬利決定繼續寫下去。

2020/02/22 | 精選書摘

《阿鼻劍前傳〈卷一〉封印重啟》:身為阿鼻第九使者,我所記得的

《阿鼻劍》漫畫版的第三集有過短暫的兩回。當時是把勿生回憶起的前世,和他的現世交錯進行。而小說版的《阿鼻劍前傳》,則是集中寫前世,寫阿鼻劍的由來,寫勿生如何由摩訶劍的大護法轉變為阿鼻使者,甚至再成為尊者。整個故事則透過阿鼻第九使者的旁觀和回憶來敘述。

2019/11/09 | 精選書摘

《阿鼻劍》馬利後記:與鄭問的合作,可以說行雲流水,超越愉快所能形容的經驗

鄭問過去的《刺客列傳》,使我成為他的讀者。所以,如果我編一個劇本和他一起創作一部漫畫,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這就是《阿鼻劍》的起源。

2019/11/03 | Lo

馬利軍事基地遇襲54死,剛換新領袖的「伊斯蘭國」坦承犯案

馬利從9月下旬開始遭受數次大小襲擊,凸顯當地武裝份子日益茁壯、影響範圍越來越大。當地的武裝團體與蓋達組織、伊斯蘭國等有所聯繫,並做為這些恐怖組織在馬利的據點,影響範圍還包括鄰近的尼日與布吉納法索。

2019/08/01 | 精選書摘

《跳舞骷髏》:馬利的孕婦擔心「茅坑惡靈」,但不會煩惱染色體異常

美國婦女或許有選擇生不生殘障子女的自由,馬利婦女卻有不用煩惱這件事的自由。美國小孩有接受特殊教育克服殘障的自由,馬利小孩卻有免於最大殘障的自由,那就是不受他人偏見的壓迫。

2019/03/02 | 精選書摘

小川和久:當年能與鄭問一起製作《鄭問之三國誌》真是太好了! 

2001年,《鄭問之三國誌》遊戲上市。2019年,大辣以「人物點評版」磅礴推出《鄭問之三國演義畫集》,以鄭問工作夥伴《阿鼻劍》編劇馬利的觀點、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原典文句,讓讀者可以重新認識鄭問筆下的三國人物風流。

2019/03/01 | 精選書摘

小川和久:當年能與鄭問一起製作《鄭問之三國誌》真是太好了! 

2001年,《鄭問之三國誌》遊戲上市。2019年,大辣以「人物點評版」磅礴推出《鄭問之三國演義畫集》,以鄭問工作夥伴《阿鼻劍》編劇馬利的觀點、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原典文句,讓讀者可以重新認識鄭問筆下的三國人物風流。

2018/02/19 | 劉奇峯

經濟鎖喉的島國:馬爾地夫政爭,背後中印角力暗潮洶湧

馬爾地夫總統的特使沒有來印度,反而去了更遠的北京。未來情勢如何發展,繫於各當事大國,特別是印中兩國勢力的角逐結果。

2016/12/10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西非古城控告武裝團體損毀清真寺,卻忽視受性侵的婦女

國際刑事法庭認為,西非國家馬利共和國的聖戰士馬蒂因於2012年參與了損毀廷巴克圖內的歷史遺跡而有罪。然而,馬蒂所屬的武裝團體,同時也對當地各年齡層的女性犯下了強姦及其他性暴力罪刑,但司法機構卻無視這些共計171起已報案的性暴力事件。

2016/12/10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西非古城控告武裝團體損毀清真寺,卻忽視受性侵的婦女

國際刑事法庭認為,西非國家馬利共和國的聖戰士馬蒂因於2012年參與了損毀廷巴克圖內的歷史遺跡而有罪。然而,馬蒂所屬的武裝團體,同時也對當地各年齡層的女性犯下了強姦及其他性暴力罪刑,但司法機構卻無視這些共計171起已報案的性暴力事件。

2016/07/21 | 吳象元

馬利遭武裝團體攻擊造成17死 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而馬利的聯合國維和特派團則強烈譴責針對Nampala的襲擊。聯合國發言人表示,儘管特派團並不在Nampala,但目前已調動空中偵察並提供醫療資源

2015/06/26 | TNL 編輯

歐盟出任務:當地中海成了「死亡之海」,數以千計的難民該何去何從?

歐盟尋求難民的解決方案未果。但我們可以藉地中海難民潮危機,看歐洲國家內部長久以來的問題。歐盟如何因應人道危機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