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29 | 精選書摘
《沒有名字的人》:從「死平埔仔」到「馬卡道族」,一位家暴社工的族群告白
即使在高壓力工作之下,仍然花時間追尋自己的族群身分,佳佐說:「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就會覺得自己並不完整。」
2015/05/30 | Mata Taiwan
我無法否認有漢族血統,但當我宣示我是原住民,我就是原住民
平埔族群首當其衝面對外來者時,有一群人被迫移風易俗改名換姓,但他們也仍然在強權與生存的縫隙裡,留下一點痕跡。當平埔族群開始復振的時候,也喚醒更多人的族群意識、探求歷史真實,我們才有可能一起留下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