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基維利

尼可洛·迪·貝爾納多·代·馬基維利(義大利語: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1469年5月3日-1527年6月21日)是義大利的學者,哲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外交官。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2/08 | 精選書摘

《大戰略》:一座島嶼已經證實了無法統治一塊大陸,那麼一個共和國呢?

吉朋為我們所講述的羅馬歷史讓我們看到,一個共和國要怎麼能夠蛻變成一個帝國,而不以專制暴政取代人民的自由為代價?

2021/01/20 | 精選書摘

《探索政治現代性》:「嚴復時刻」如何以西方現代性為本,為中國現代性奠基?

作為當時唯一能從英文直接翻譯西方政治社會經典作品的中國學者,嚴復的思想仍最具深度,值得以政治思想史以及政治哲學的角度深入分析。

2020/07/20 | 精選書摘

《只有讀「書」能抵達的境界》:從笛卡兒到《快思慢想》,增進思考力的十本名著

本書還精選40本橫跨不同知識領域的書籍,透過作者的見解與詮釋,帶你縱古橫今,古典至現代、西方至東方,讓你產生共鳴,體認到書中所表達的情感與涵養,抵達只有讀「書」才有的境界。

2019/02/15 | 精選書摘

秩序敗壞的群眾 vs. 毫無紀律的君王,該選哪一個?

「假如你要從秩序敗壞的群眾,以及毫無紀律的君王之間選一個,那該選哪個其實很明白:沒有法律約束的君王,絕對比同樣條件下的平民更善變、更魯莽、更不知感激。況且,平民野心太大,你尚能曉之以理;倘若君王野心太大,你就只能動武了。」

2019/02/15 | 精選書摘

《我就是要教你惡》:被嚴重誤解的馬基維利

馬基維利給的問題與答案,通常都很驚人。當我們傾聽他自己的聲音,而不過度相信他惡名昭彰的「馬基維利主義」,就能看到一位更堅毅的角色,展現在我們眼前。

2019/02/14 | 精選書摘

《我就是要教你惡》:秩序敗壞的群眾 vs. 毫無紀律的君王,該選哪一個?

「假如你要從秩序敗壞的群眾,以及毫無紀律的君王之間選一個,那該選哪個其實很明白:沒有法律約束的君王,絕對比同樣條件下的平民更善變、更魯莽、更不知感激。況且,平民野心太大,你尚能曉之以理;倘若君王野心太大,你就只能動武了。」

2019/02/14 | 精選書摘

《我就是要教你惡》:靠一本《君王論》搞垮英格蘭的馬基維利

這本書說,君王必須將國家建立於恐懼之上,而非愛之上......波爾用簡單一句話,形容這本克倫威爾讚不絕口的書:「整本書都散發出撒旦的邪惡臭味。作者簡直就是人類公敵!」這本讓波爾膽戰心驚的書籍,叫做《君王論》(Il Principe),而作者的名字,叫做尼可洛.馬基維利。

2018/08/16 | Project Syndicate

政客眼中的真相過於寶貴,必須有謊言護航

即使總統的動機不是私利,選擇撒謊也必須慎之又慎。在決定用謊言作為治國工具之前,他應該考慮一下目標有多重要,是否有其他方式實現目標,以及欺騙是否可以遏止,還是會形成習慣。

2018/08/16 | Project Syndicate

政客眼中的真相過於寶貴,必須有謊言護航

即使總統的動機不是私利,選擇撒謊也必須慎之又慎。在決定用謊言作為治國工具之前,他應該考慮一下目標有多重要,是否有其他方式實現目標,以及欺騙是否可以遏止,還是會形成習慣。

2018/04/19 | 精選書摘

上一堂法國哲學思辨課:如何利用馬基維利《君主論》促進教學?

老師們也常常認為自己必須一肩擔負學生表現的成敗,因此猶疑不決,不敢把教學權力下放給學生。對我來說,一個真正的教育者在教學過程中會愈來愈無為而治,給每個學生展現自我的機會,讓他們盡情自由發揮。

2018/04/15 | 精選書摘

《外帶一杯世界史》:五位沒那麼邪惡的壞蛋&五位有瑕疵的英雄

關在監牢裡的那些人其實和你我沒有兩樣,而且絕大多數的殺人犯精神狀況與常人無異,多半是因一時的情緒激動才犯下罪行。這種把邪惡和病態畫上等號的渴望背後,其實有個非常鄙陋的典故。

2016/11/15 | 癮翅

給川普上一堂「政治現實主義」課:政治不是為了實踐夢想,而是為了避免災禍

把政治的運作簡化為是商業的談判邏輯、交易原理,這或許是一種省掉不少麻煩的理解。但是如何評價這種簡化的方式、不經大腦的類比,也真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政治到底是什麼?川普需要上一堂課。

2016/11/12 | Vincent

【Behind The Beat】吐派克的未竟之志:Makaveli與《The Don Killuminati : The 7 Day Theory》

傳奇饒舌歌手吐派克(2Pac)生前曾經有一個志願:他想要脫去「2Pac」名字的外衣,改以「Makaveli」闖蕩江湖。而這個與義大利知名哲學家,同時著有《君主論》一書的馬基維利相類似的名字,代表了吐派克經過牢獄之災與多重打擊後的脫胎換骨,更象徵了他音樂上的一大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