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7 | 讀者投書
從綠島監獄到社會大牢:我的外公,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再修
想起前幾日外公又唱起小時候最常聽他唱的歌〈安息歌〉,歌聲有些顫抖,眼神卻直勾勾地望著遠方。有點像自語,又有點像對著當年的難友「老同學」低喃,一遍又一遍,即便只有我一個聽眾,他仍堅持要唱到完美。
2017/01/06 | 鍾喬
【鍾喬專欄】〈來甦〉的山路上,送你遠行:寫在陳映真追思會前
陳映真一生只寫過一首詩: 〈工人邱惠珍〉;他的唯一劇本便是報告劇:《春祭》。在這裡,我們就像是回首穿越一處黑暗而幽深的山洞,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巨大暗影裡,有人燃起了一根火柴,照亮一整個左翼世代的微光!
2015/08/25 | 讀者投書
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兩代故事:我只是這大時代中的一滴浪花而已
臺灣民主化後,洪維健爲了紀念他和家人的這段經歷,2003年拍攝完成紀錄片《暗夜哭聲》。如今,洪維健已成為白色恐怖歷史紀錄片的重要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