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31 | 張宇韶
走過那個革命與嬉皮並存的年代——1968五月學運
學生從不是進行階級鬥爭的「主體」,雖然學運能使國家與社會陷入癱瘓與停擺,揭露社會穩定下的矛盾與假象,但這樣的一個全面性事件,最後卻輕易被戴高樂政權所瓦解。這又說明了什麼意義?
2017/09/01 | 歐陽正霆
單向度的社會:當「文組」理所當然的成為笑話
上述的網路風向真像極了馬庫色描述「單向度社會」出現的過程。令人憂心的是,若網路世界往往都僅反映真實世界不敢明說的想法,那逐漸轉為單向度的或許不只是網路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