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9 | 鄧觀傑
讀馬華小說《流俗地》:黎紫書不流俗地說好了故事,然對於價值提問的追求,讀者還能期待更多
如果小說沉溺於說故事而輕忽提問,它恐怕需要擔心自己只剩下「好看」的位置了。 《流俗地》無疑是今年馬華小說難得一見的力作,但對於傳奇的黎紫書和有經驗的讀者來說,或許可以期待更多的事物。
2020/05/03 | 精選書摘
黎紫書《流俗地》小說選摘:老媽媽僵在屈腿跪坐的形態中,其死狀猶如悔罪者
小說以馬來西亞錫都,被居民喊作「樓上樓」的小社會拉開序幕。講述其中市井小民的俗務俗事,迂迴曲折的情節,彷彿召喚生命中至關重要的小事。
2020/05/03 | 精選書摘
黎紫書《流俗地》導讀:當盲女遇見野豬,柳暗花明的一則寓言
《流俗地》不同於黎紫書以往作品之處在於,銘刻族群或個人創傷之餘,她願意想像救贖可能。與以往相比,她變得柔和了,也因此與張貴興、黃錦樹的路線有了區隔。
2019/08/02 | 精選書摘
野獸與婆羅洲大歷史:張貴興的小說世界
砂拉越華人已經很認命的接受自己是「砂拉越人」或「馬來西亞人」,對於那個祖宗念念不忘的無情的老唐山,早已死心。如果你在這樣一個地方長大,19歲離開,你有什麼體會?
2018/12/31 | 當代評論
關於馬華文學界新寵「馬共書寫」,如果魯迅在的話會怎麼說?
「馬共書寫」是按題材的書寫分類,僅僅是一種權宜性的標籤。更值得關注的是,馬華文學史上的左翼書寫在以馬共書寫爲名的討論下往往被否定和抹殺。馬華左翼文學的脉絡承自左聯時期的魯迅。
2017/09/22 | 精選書摘
如何書寫台灣:李永平小說裡的跨國地方認同(選摘)
中國為父,台灣為母,李永平在小說拒絕只往單一系單一脈溯源追流的家譜清償,而是強調唯有父母俱在的「家」才是「家」。換言之,《海東青》、《朱鴒漫遊仙境》站在混血朱鴒的立場,試圖以混雜文化回應地方的民族主義對壘。
2017/09/22 | 精選書摘
李永平:我的故鄉,我如何講述
我今天是百分之百的台灣人,做為小說家也是made in Taiwan,我是台灣訓練出來的小說家,台灣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把台灣當作我最愛的養母。我的生母是婆羅洲,我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母親,我的嫡母,是中國唐山。那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不能不接受。
2017/04/07 | 精選轉載
在台馬華文學(下)
到底張貴興、黃錦樹、陳大為、鍾怡雯算是馬華作家還是台灣作家?究竟入選「中文小說一百強」的《吉陵春秋》是台灣文學還是馬華文學?
2017/04/05 | 精選轉載
在台馬華文學(上)
馬華文學的生產場所也有可能「不在」馬來西亞,而在例如台灣、香港等境外地區。
2017/04/04 | 精選轉載
馬華文學的定義與屬性
作為小文學,馬華文學的意義與價值,不在於誰是大作家,或個別優秀作家產生了多少經典,而在於其集體性
2016/07/23 | 當今大馬
時代的矛盾:新加坡華文文學與精英化國族主義間的微妙互動
新加坡目前奉行的現代化─精英化正跟新華文學產生矛盾,因新華文學不斷強調需要跟過往的記憶接軌,執著于延續傳統。換句話說,作為奉行公民國族主義新加坡的現代化─精英化,讓新華文化與文學不但不佔優勢,反而處於一種微妙的位置與處境。
2016/07/23 | 當今大馬
時代的矛盾:新加坡華文文學與精英化國族主義間的微妙互動
新加坡目前奉行的現代化─精英化正跟新華文學產生矛盾,因新華文學不斷強調需要跟過往的記憶接軌,執著于延續傳統。換句話說,作為奉行公民國族主義新加坡的現代化─精英化,讓新華文化與文學不但不佔優勢,反而處於一種微妙的位置與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