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金馬奇幻十週年】約翰卡本特經典恐怖片:在驚悚場景的尾聲烙下作者印記(下)
「在法國,我是一名作者;在德國,我是一名電影工作者;在英國,我是一個類型片導演;在美國,我是個乞丐(bum)。」約翰卡本特的這席發言,狠生生地道出他在好萊塢的地位。如果我們嘗試給予卡本特一個歷史定位,那麼其重要性在於重新肯認B級片的「作者性」。
2019/01/06 | 游千慧
【電影中的扮裝】不瘋魔不成活?《驚魂記》、《翠絲》與《霸王別姬》中的男身女相
究竟是生錯性別、裝錯了身體、戀物癖、戀母情節或愛上同性者,錯綜複雜的性別流轉成因無法在本篇中一次談清楚。但若單就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待男扮女裝的欲望,最簡單的說法即「欲望是一種因匱乏所發動的滑移」。
2018/02/19 | 書傳媒
單一色調的藝術:黑白電影有什麼獨特之處?
當觀眾進入《驚魂記》的電影劇情時,黑白色調提供剛剛好的距離,觀眾可以從片中的現實感稍微往後退一步,與希區考克那些企圖拉近觀眾、營造緊張不安感的手法(主觀鏡頭、平穩近景)交戰。而在《辛德勒的名單》中,單色的應用,不但塑造了古早電影的模樣,也創造了一種紀錄片氛圍。人們只要一想到那些集中營裡的畫面,仍然會感到反胃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