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4 | 侯智薰
「名校畢業生應胸懷天下」是對上層菁英的期待,還是道德綁架?
我則一直相信著:「未來的社會菁英,隨著公民社會、網路的去中心化的影響,不一定會來自名校頂尖大學。他們將來自各行各業,來自於實踐與執行力,敢創新與建立新的協作模式。」
2018/06/23 | 李修慧
中國公司花12億買下美國百年音樂學院,校友上法院控告母校
90年代初,西敏寺合唱學院入學人數減少、債務增加,瀕臨倒閉。當時,私立萊德大學買下了鄰近的西敏合唱學院,人們紛紛稱頌萊德大學是音樂界的「救世主」,現在,這個救世主將把合唱學院再賣給中國公司。
2018/05/31 | 羊正鈺
「我的學費會爆炸!」16所大學申請學費調漲,平均漲了近3%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指出,這次各校申請調漲約有10萬名學生受影響,負擔會大幅增加,抗議學生呼籲,「一所都不能漲!我的學費會爆炸!」
2018/05/29 | 李修慧
41天的教育部長——吳茂昆請辭全文:藍營的攻擊讓我困擾
吳茂昆覺得,藍營一直砲口向他,使他帶給整個執政團隊很大的困擾,上任以來沒有把事情做好,他覺得很抱歉,因此主動向閣揆賴清德請辭。
2018/05/09 | 香港革新論
大學排名下的「佛系學人」
佛系學人的存在正正為大學提供了大量的空間以逼出海量的論文,以追逐無止境世界排名。
約旦大學畢業生:卡車司機的小費,比我的薪水還多
近幾年來,約旦的大學學費飆升,但是這並無法保證在畢業後換得到一個前景美好的未來;大學畢業生在現實世界中沮喪,也對這個國家與自我感到失望。
從初識之無到新旱望雲,我的醫學人文修煉記
那些醫學人文的掌旗人,如今已逐一遠去。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校都有了自己的人文課,我們卻逐漸感受不到那種在人跡顯至的山頂,輕輕振翅就能飛越整片天空的自由。
2018/03/05 | 精選轉載
美國私校不是富人專屬,七萬美元學費是給最有錢或最笨的人
每個學校都有些特異性,給起獎學金來,也會有些意外之喜,要多看、多投,不要給七萬學費嚇到而不敢看這些學校。美國這麼大,機會這麼多,有辦法進史丹佛,而不想付那個學費,還有很多其它的選擇。
2018/02/28 | 讀者投書
巧遇英國史上規模最大高教罷工,我該跨過封鎖線找教授meeting嗎?
居住在本地的學生或許樂意以長期罷課作為運動的手段,但國際學生而言,考量到高昂的學費、住宿費及生活費,參與運動的成本實在太高。
2018/02/13 | 張訓譯
高教「性別隔離」現象:跨越「男理工、女人文」的性別界限
追根朔源還是來自於台灣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與價值觀,女性被認為背誦能力強只能讀文科,這樣的價值觀透過學校教育的在至與社會互動的模仿,都一再的影響並再製我們每個人對於傳統性別的價值觀。
2018/01/21 | 羊正鈺
低薪、年改再加上學費凍漲,教育部推國立大學「法人化」打國際盃
淡江大學校長張家宜認為,台灣的大學被學費綁住,很難給高薪資延攬人才,觀察淡江的外籍教師,配偶都是台灣人,全部都會講中文,這是他們唯一會留在台灣的原因。
2018/01/16 | 讀者投書
致管校長的公開信:台大若能做到這五點,將引領全台進行亞洲第一的變革
高等教育要變革,首先大學要具有帶領社會前進的使命感,從使命感延伸到教學,才能讓學習具有意義。產生了有意義的教學,才能有意義的整合資源。資源很重要,但透過具有意義且高度創新的方式整合更重要。這些都需要由台大引領與示範。
2018/01/06 | 羊正鈺
風雨中的台大:管中閔帶領下是「亞洲旗艦」抑或「高教自經區」?
「管爺下台了,但管爺的思想不死。如今,管爺甚至空降成為了台大校長,這所傾國家資源累積而成的公立大學,逐步要變成排除人民、牟利掛帥的高教自經區了嗎?」
2017/12/17 | 精選書摘
冒牌者症候群:頂尖學校高材生竟是刻板印象最大受害者?
即使黑人、拉丁裔和原住民學生克服了其他不利條件,試圖獲得與白人及亞裔學生平等的地位,卻仍得進一步面對刻板印象和身分威脅的壓力。就算是這些群體中最傑出的學生,還是可能在成績方面承受與身分相關的額外壓力。
2017/11/29 | 讀者投書
我沒有辦法不壓抑自己的怒火——致所有研究所指導老師與教授論文設計的老師
彭明輝教授2017年9月出版的《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後,我感覺,我完全白白浪費了二年的時間在碩士班上。作為批判思維強與已經過了兩年碩士班的學生,我沒有辦法不壓抑自己怒火,對老師作出嚴厲的批評及指責。
2017/11/24 | 李修慧
行政院通過「私校退場條例」:拿出50億當誘因、首波至少20所大學
學生未滿3,000人,並連續兩年註冊率未達六成的私立大學,將會被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要是無法完成改善,該校就必須停止招生。
【Campus】解放學制!別讓院系束縛未來(下):學程革命
這是來自關鍵評論網校園版的選文:比起校方事先組合的「套餐學程」,自主學程賦予學生最大的決定權。然而,當只有「系」才有學位,「學程」的學習資源是否相對被壓縮?又該如何解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