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高雄市議會以「議會自治」剝奪質詢權,真的可以嗎?
議會要透過議會自治來限縮、管制議程,也應適當保障有意質詢議員的監督權,故本案重點並不在「準時下班」或「抽籤質詢」,而是能否賦予民意代表「平等監督行政權」,讓有意對於市政進行質詢的議員們都能夠有監督行政權的機會。
2019/09/12 | 李修慧
被高雄政府「找麻煩」?大港開唱改口:說「停辦」太沉重,明年先休息
高雄市文化局表示,自2010年起,持續補助大港開唱的經費,鄭重澄清絕無「查水錶」。但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文創發展中心也證實,政風單位針對民代或外界質疑,曾循相關局處調閱大港開唱相關資料。
2019/05/15 | 鹹派
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下)
春吶是一個台灣最悠久,市場差異性也已經很明確的音樂祭,要累積成如今的聲望和成績要多久?高雄市政府是否知道,如果真的有心要經營獨立音樂產業,這個傷害有多徹底,有多致命!
2019/03/25 | 李修慧
國台辦希望高雄「貫徹九二共識」,除了韓國瑜,還有哪些縣市首長見過「國台辦」?
韓國瑜不是會見國台辦主任的第一位地方首長,過去包括朱立倫、傅崑萁、林明溱都曾在任職縣市首長期間,會晤國台辦主任。
2018/08/08 | Abby Huang
每日工作超過12小時、月薪只有1500元:監察院揭露81位外籍漁工如何在台「被剝削」
位於高雄平和西路的岸置所,18坪空間睡了37人,一天還要收費300元,小小房間裡還插了32支監視器,更有岸置所將出入口、窗戶鎖到滴水不漏、鐵欄杆也加上鐵網再加鎖頭。
2018/06/22 | 李秉芳
高雄氣爆案:法院認定高市負最大責任,榮化、華運判賠2.4億
高雄巿政府、榮化及華運負過失責任比例分別為40%、30%、30%;被判最重的高雄市政府認為榮化、華運負擔比例過低,將上訴。
2018/05/11 | 李秉芳
釀32死高雄氣爆案歷時三年一審宣判,榮化董事長、高市府官員判4年以上
2014年7月31日深夜發生的高雄氣爆造成32人死亡、321傷,榮化、華運及高巿府12名官商被起訴,歷時三年多今終於一審宣判。
2016/09/07 | 讀者投書
高雄果菜市場迫遷:「少數服從多數」功利主義的荒謬
重「開發」輕「權益」的憾事,用塔位的補償來強索居民的家業。想要打造民主與人權的社會,我們要放下更多的自私,面對政府的壓迫,沒有人有退縮的權利。
2016/07/28 | Shih Yuan
延宕40年突面臨拆遷 高雄果菜市場居民「剁雞頭」誓護家園
自救會表示,在不斷陳情與抗爭下,至1973年,王玉雲市長與居民妥協,決議將徵收之土地「減半使用、半數發返」,但在果菜市場落成後,市府至今卻未完成土地發還,歷任市長提出各種利用此土地建設國宅、大樓等計畫,以及其它解決方案亦無一實現。
2016/07/18 | Shih Yuan
旗山大溝頂老街強拆在即 自救會辦晚會「誓死捍衛」居住正義
大溝頂老街正式名稱為「太平商場」,1956年由當地33戶人家出資,並經政府核準後興建。商場見證了台灣數十年來的經濟發展興衰,並因仍保有如刻印、鐘表、布行等傳統技藝及產業,被視為重要的文化老街,也是自救會爭取原屋保留的主要理據。
2016/06/06 | Shih Yuan
中油年底前確定設籍高雄 總部仍將留在臺北
高雄市經發局表示,除了李長榮、國喬、台塑三家公司已設籍高雄,另有兩家已在5月股東會決議南遷,七家將於6月股東會上提出,還有一家也預定7月中設籍,加上中油也將設籍,等於14家業者都可能落腳高雄。
2016/04/13 | 讀者投書
百年祖厝不該被「安樂死」——法院都判生了,那高市府呢?
民間很努力地拼了7年,保的是家產祖業與文化公共財,最高行政法院的市府敗訴判決等同確認了上述價值;也宣告市府若續行一個「不適法」的拆屋行為,等同違法強拆民宅。
2015/11/15 | 吳象元
未給加班費、超時工作、沒有例假》違反勞基法 高市78家業者上榜
高市勞工局長鍾孔炤今表示,截至10月底,違反勞基法遭罰業者累計660家次、裁罰金額達2429萬餘元
2015/07/17 | Shih Yuan
擱置爭議達成和解!高雄氣爆罹難者可獲榮化代賠1200萬
另外,市府針對氣爆受害者的代位求償方案,目前已審議通過3,506件,撥付逾4億元。預計9月底前將正式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
2015/06/27 | Shih Yuan
高市府同意地下管線試運轉 榮化:大社廠全面復工不遠
榮化分階段向市府提出復工申請,今年4月旗下的鍋爐等工場已正式拿到復工令;廠內一條聚丙烯(PP)生產線提出復工申請,也獲得試運轉。
2015/05/27 | 阿Ken
高市政府前一男子自焚:曾向超商恐嚇取財、也曾向社會局求助
高雄市社會局指出,陳姓男子有躁鬱症,日前曾打電話表示需要協助,後來因其更生人身分,且加上父母已過世,隨即安排他到鳳山遊民收容所,但他因有喝酒習慣,隔天即離開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