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50知天命的吳淡如:不論友情、愛情甚至是家庭,得不到的你就要看破
為什麼能如此豁達?「你不在乎,全世界就不在乎啦!」吳淡如認為,人過中年,應該有足夠的智慧化解情感上的矛盾與糾葛。不論是友情、愛情,或者和原生家庭的關係皆是如此。「得不到的,你就要看破。」
羅大佑:58歲當爸爸,接送女兒上學「過癮極了」
羅大佑憶及,爸爸媽媽曾費心培養他。在他放棄當醫生改做音樂人時,最後也是開明接受。如今,他也思考:「我又該給女兒什麼樣的家庭與社會?」
王偉忠:年紀到了就低頭吧,很多事情你一低頭就閃過了
自言身體裡有半個軍人、半個小孩的王偉忠,年過60歲,屬於軍人的脾氣軟多了。屬於小孩的部分,則讓他常保對生命的好奇,更真摯的珍惜重要的人。熟男的人生下半場,該放下過往的包袱,活出不一樣的境地。
寫遺書登百岳,葉金川:當「一流老人」比上流老人有趣多了
葉金川有個「雲端墓園」的發想,「文章和照片都放在那邊,更有意義。我的兒孫如果還記得我,就去看看網路,比掃墓更慎終追遠。」新穎的形式裡,含有老派的體貼心情。
身兼數職的潘懷宗如何落實「養生六件事」,迎向人生下半場?
潘懷宗把無毒生活排在第一位,因為這是保健的根基。他比喻,就像你時刻注意養生,但每天都有人餵你吃少量毒藥,最終也是徒勞無功。
2019/06/20 | 伊佳奇
仿效日本「介護休業」的長照安排假,能解決家庭照顧者的困境嗎?
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有法定財務來源去支持,但未能有效解決介護離職問題,如果台灣不具備相關基礎條件,冒然抄襲日本「介護休業」制度,非但無法幫助家庭照護者,反而可能衍生出更多問題。
硬底子演員郎祖筠:人要珍惜父母,但也要有自己的原則
「我死了也是鬼,老娘不信打不過它!who怕who啊!」她笑說。人生難免會有「見鬼」的時刻,但與其成天提心吊膽,不如勇敢接受。對老,何嘗不是如此?
王琄50歲後的向內朝聖之旅:生命太有重量,所以我選擇輕
有回,曾三度獲得金鐘獎的專職演員王琄,在路上偶遇擔任出版社編輯的大學同學,問她想不想「生命書寫」。於是,她就開啟了這場召喚人生點滴,她形容為「向內朝聖」之旅,「既然青春不再。」作者王琄自嘲又寫真地說。
林姿妤:50歲過後最好的保養,其實是「心中無罣礙」
林姿妤從這些人生故事中歸納,和女人一生幸福密切相關的有3種人:老公、孩子和婆婆。人生結局最好的人,通常反而是不愛計較的那種。
蔡璧名:50後如何不累不傷?向老莊、醫家學治神養心
蔡璧名從鍊功的學生當中發現,50世代的朋友,看過一些人生風景,心比較容易收得回來,只要每天持續鍛鍊身體,會讓人猶如走進香格里拉,絕對可以與更年輕的自己相遇。
2019/05/30 | 伊佳奇
台灣「童稚化」的照顧模式,讓認知症長者失去選擇的權利
目前台灣所抄襲日本日照中心的學堂模式,完全是以服務提供者導向去思考與設計,少有能以長者的需求與狀況去分析與規劃設計,大多找一些「懂得」認知症的建築師來規劃,待實際運作時,則忽略設計理念,設計成為一種宣傳的賣點。
百歲人瑞孫立德如何「慎防兩失」:出門騎單車、閒坐時也練腿力
即使年歲漸長,也沒有阻礙他探索世界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這是他為自己找的享樂方法,「物質享受是有限的,只有知識享受才是源源不絕。」有所追求,日子就不無聊,生命不再是漫漫長夜,而是璀璨白晝。
「粗槓中年」吳若權:看過太多不可控的事物,愈來愈懂得隨遇而安
「學習,會串聯起過去的好奇,給中年的生命帶來很多年輕的活力。」吳若權笑說,他並不覺得「斜槓」是個特殊的概念。因為,人本來就不需要被單一的身分框架呀!
職場達人洪雪珍:人過中年要當個有故事的人,讓自己成為發光體
3年多前,媽媽得了帕金森氏症,行動力直線下降,在床上沒法翻身,也無法開冰箱吃東西。今年洪雪珍把媽媽接過來一起住,在照護過程中也讓她學到了3件事。
小野:孫子不是為了傳宗接代,是讓我們重新學會溫柔
人生很多事就像是安排好一般的巧合,小野離開中影的時候,兒女們恰巧是6、7歲的年紀,在此之前,他幾乎在養育孩子這件事上完全缺席。「照顧4個孫子,讓我像是加倍補回了這一段空白的時間。」
2019/05/09 | 劉威良
德國長者「老而不休」,600萬人投入難民照護志工行列
德國的年長者,有些是獨居,不過他們似乎都活得相當出色,對他們來說,獨居不是可悲的象徵,反而是自主獨立的表現,而德國人好強,年老的身影更是要好看與自在。
2019/04/11 | 愛長照
親情電影《老大人》:如何讓老人與兒孫,不再有流不完的淚水?
這兩部長照議題的電影,不管是「被照顧者」,或是「主照顧者」,結局竟然相同。長照的結局一定是悲情的嗎?人生的劇本能否有不同的寫法?真實世界裡,其實有千千萬萬個自尊心強的「金茂爺爺」,也有千千萬萬個無奈的「阿正」與「玉珍」,他們要怎麼做,才能改寫家族的悲傷命運?
社區關懷據點的食材補助費用愈多,為何是變相懲罰?
目前已經有許多里長或是社區關懷據點的經營者認為此經費補助的方式相當不公平,甚至在懲罰服務量較大的單位,這與政府一開始的本質大相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