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

鮭魚(英語:lax),其太平洋種又音譯爲大馬哈魚(赫哲語:dawa ịmaχa;滿語:dafaχa/ḱata;鄂溫克語:kē̂ta)、大西洋種又音譯為三文魚(英語:salmon),是數種鮭科魚的通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08 | 讀者投書

從228免費到鮭魚之亂,如何避免行銷獎勵玩火上身?

壽司郎的改名活動是否達成了產品促購的目的?似乎沒有引發大量排隊人潮;再從鮭魚活動期間前後官方粉絲團的成效表現判斷,鮭魚之亂後的壽司郎粉絲團成效表現,其實還不如鮭魚活動之前。

2021/04/01 | 楊俊業 博士

台灣認為名字過長是自找麻煩,恰與泰人改換姓氏時追求「以長為尊」的做法相反

泰人「姓氏」可以隨意更換,不受次數限制,因此也造成父母和孩子登錄不同「姓氏」的情況,因為在泰國換姓改名的手續簡便,一些年輕人若不喜歡自己的家族「姓氏」,只要年齡屆滿20歲,便有資格申請更改「姓氏」,同時過程僅約十分鐘即可完成,目前根據泰國政府統計資料,全國6千800萬的人口數目,登記在案「姓氏」已近70萬個,而且這個數目每年都會持續增加。

2021/03/24 | 麻辣咩

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七年級生不改名把鮭魚吃爆?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我的價值觀不代表別人的價值觀,民主的精神是尊重。但社會打滾多年經驗告訴我,行為造成大家對我們的評價,影響我們在外走跳容不容易。有時候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2021/03/23 | 貓心(龔佑霖)

從消費心理學看「鮭魚之亂」:時間限制、定錨效應與IKEA效應,讓改名者樂在其中

在一些人眼裡,改名成「鮭魚」或許很荒謬,但如果從心理學角度來看,其實這種現象是有跡可循的,以下分析幾個相關的心理機制:

2021/03/20 | 胖哥哥心理行銷

看似瘋狂的「鮭魚之亂」改名潮,背後隱含著四種心理效應

很多人問,到底是什麼樣的心理,讓這麼多人跑去戶政事務所,用掉一生只有3次的改名機會?難道真的這麼想吃到鮭魚嗎?

2021/03/19 | 左岸沉思

台灣「鮭魚之亂」與日本「惡魔命名騷動」: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

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

2021/03/18 | 蟲蟲

【插畫】名字只能改三次,改好改滿才划算

人一生只能改三次名字,只為了鮭魚就浪費一次機會不是很可惜嗎——如果下次有餐廳說名叫「和牛」就能免費吃的時候,那不就虧大了?

2021/03/17 | 方格子vocus

談個人品牌:改名「鮭魚」之前,你需要注意這五件事

短暫的將名字改成「鮭魚」再改回來,到底有沒有影響呢?我的論點是,除了在這段時間內第一次接觸叫「X鮭魚」的這個人,且過後不再與他接觸的人之外,其餘根本不太有差。

2021/01/15 | 林慶順教授

破解食安迷思:野生鮭魚對身體好,養殖鮭魚有害健康?

我到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尋「養殖鮭魚與野生鮭魚之間的比較」,共搜到12篇研究論文。我把它們的標題和結論的重點列舉如下。

2020/06/15 | TNL 編輯

病毒來自歐洲?北京批發市場疫情持續擴散,引發「鮭魚之亂」

自北京市「新發地市場」爆發的武漢肺炎病例持續擴散,4天以內,北京市已出現79起確診病例,也擴及其他省分。這起第二波疫情的傳染源,究竟從何而來?

2020/05/25 | 水鹿遇到馴鹿

洄游鮭魚 vs. 水力發電廠,芬蘭人如何兼顧環境與能源?

令人訝異的是,政治色彩從左到右的9個黨派,除了其中一個臨時缺席的以外,剩下8個竟然全都說:我們同意這議題很重要、下個會期會納入水法的修正案的討論等等,非常一致的說法。

2019/07/02 | 環境資訊中心

暖化、抗生素、經營不善——在暴利中瀕臨崩潰的養殖漁業

日前挪威爆發30年來最嚴重的藻華,造成800萬條鮭魚死亡,同樣的問題在2016年的智利造成2700萬條魚死亡,損失約8億美元,不僅如此,養殖漁使用的抗生素,也在加速產生抗藥性。

2019/02/03 | 精選書摘

《江戶武士吃什麼》:中秋十五夜獻上芒草和賞月糰子,感謝田裡的收穫

江戶時代的人們一面慶祝節日,一面以它以藉口大啖美食。就如前面已經介紹過的,七夕除了當然吃麵線外,伴四郎也說「因為過節,煮一條青魚配酒」,以青魚當下酒菜。此外,直助也以重陽節為由吃藥食。藥食就是指吃山豬等的獸肉。節日,除了是感受季節的段落,也具有追求應節的食物,豐富日常生活的功能。

2018/07/13 | 精選書摘

失敗的故事:泰晤士鮭魚如何在短短25年內消失殆盡?

這個計劃曾是一個夢想, 當中也許帶有些許浪漫主義特質,卻也極度實際;當然這也曾鼓舞了許多人。眼見它凋零, 我的胸口彷彿壓上了千斤;或許這不是夢碎,只是計劃的中止。

2018/07/12 | 精選書摘

一則關於失敗的故事:泰晤士鮭魚如何在短短25年內消失殆盡?

這個計劃曾是一個夢想, 當中也許帶有些許浪漫主義特質,卻也極度實際;當然這也曾鼓舞了許多人。眼見它凋零, 我的胸口彷彿壓上了千斤;或許這不是夢碎,只是計劃的中止。

2017/11/22 | Louis Lo

【圖輯】每年下雨280天,挪威卑爾根市民請假「曬太陽」

目前挪威每年養殖鮭魚產量超過130萬噸,95%銷到146個國家,是全球最大養殖鮭魚出口國,供應全球約六成需求量,台灣每年進口近1萬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