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5 | 藍玉雍
遠藤周作《我.拋棄了的.女人》書評:在無法磨滅的互動間,重新找回道德的信念
「痕跡」除了是對道德的質疑,也是對信仰以及對「神」的省思。這個主題也正是遠藤幾乎所有的作品中都會出現的痕跡。而對遠藤來說,為何對信仰的省思常常遠比道德來得重要?恐怕是因為他認為人的道德裡如果沒有一種信仰、信念,都將會是做作的展現。
2020/06/28 | Kristin
《雲遊者》書評:打開五感、隨文字穿梭時空,由內而外浸入朵卡荻的世界
旅行可以視為身體實際的探索,想像為發生在腦海的雲遊,所以我們同時追尋外在空間的深度與內在空間的廣度,青蛙視角與鳥瞰景象持續切換,縱橫交錯成朵卡荻生生不息的文學宇宙觀。
2020/06/21 | 洪啟軒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書評:被別人視為怪物又怎麼樣?對自己有用就好了
作為「正常人」對於「精神疾病」的理解,或者「與常人不同」心理狀態的掌握,《滌》是一個文學示範,這在華文創作可說是前所未見的──而且只用了一篇極長的散文寫就。
2020/06/14 | Kristin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書評:七則故事織成一張網,籠罩在布拉格瞬息萬變的憂鬱蒼穹
米蘭昆德拉之所以獨樹一幟在於,讀者的腦袋總會不自禁跟隨書中文字朝向四面八方思考,這種思考不只是直線,而是或彎曲,或弧線,或倒退,或跳躍,或顛倒,或翻轉,清晰且強烈的作者意識主導著語意行進的節奏。
2020/06/07 | 劉庭妤
卡繆《異鄉人》書評:在困境中感受荒謬,就是「存在」的最大意義
《異鄉人》刻畫的內容,倒不是當時嚴峻的外在考驗,反而將現實世界的曲折和荒誕,投入第一人稱的獨白視角中——這是使這本小說位居不朽地位的主要原因,它預示了1940年之後,整個人類處境的矛盾現實,使得故事情節永遠指涉當下,引起世代讀者的共鳴。
2020/05/31 | 方格子vocus
陳思宏《鬼地方》書評:一種關於故鄉的打撈
《鬼地方》的好,或許也就在於它不存在那種人對於後設的自信甚或狂妄。它證明了這麼一件事,文字的力量足夠扛起很多東西,也許這部優秀的作品能夠優秀尚還仰賴先天,但也是因為他活得夠深入,才能將這種先天發揮得恰到好處。
2020/05/24 | 藍玉雍
馬奎斯《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愛選擇成為惡魔,是為了對抗其他的惡魔
在《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裡,愛是一個要人墮落、拋棄心智的惡魔,他要引發一股瘋狂去動搖人的根本、信念來抵抗不停壓迫他的社會。
2020/05/17 | 方格子vocus
《臺灣漫遊錄》書評:關於故事結束之後的和解
一如《臺灣漫遊錄》書中對每道菜品的精細解說,在令人著迷的文字薰染下,真正重要的,是一段漫長脈絡的理解、以及傳統上閱讀行為的顛覆。 
2020/05/10 | 讀者投書
白先勇、奚淞《紅樓夢幻》書評:一如女媧煉石補天,為讀者「補」一回紅樓夢「天機」
《紅樓夢幻》緣起於兩人在台大的一場演講,一連四小時輪番接力,將《紅樓夢》翻江過海的倒了幾遍,兩人談起《紅樓夢》,亦如小說中的一僧一道,仙風飄飄。
2020/05/03 | 精選書摘
黎紫書《流俗地》導讀:當盲女遇見野豬,柳暗花明的一則寓言
《流俗地》不同於黎紫書以往作品之處在於,銘刻族群或個人創傷之餘,她願意想像救贖可能。與以往相比,她變得柔和了,也因此與張貴興、黃錦樹的路線有了區隔。
2020/04/26 | Kristin
格雷安葛林《愛情的盡頭》書評:愛與仇恨全部寫在同一張渴望的臉上
也許可以說,愛情與宗教皆是無論你相信與否,既可能又難以無中生有的事物,葛林給予如此存在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在這些被凝視的痛苦與不幸之中,彼此創造的時光之內,看見我們蒙著眼雕刻出愛與快樂的痕跡,全數封存給留下的人,並肩迎向一場黃昏的散步。
2020/04/19 | 劉庭妤
《我要活下去》書評:以小說架構出細緻的MERS疫情災難景象
疫情在級距極短的分秒內改變,人與人以既疏離又親密的方式接觸遠離,小說以一句漂亮的語句段落定論:「有些重要的瞬間是可以決定人生的,我們卻很少有機會提早知道那些瞬間,那些瞬間就跟往常一樣,似水般迅速流逝。」
2020/04/12 | 藍玉雍
《撒旦的探戈》書評:人害怕的其實不是等待,而是等待的無意義
我們會愈來愈發現《撒旦的探戈》並不單純只是一部為了揭穿、批評政治謊言而生的作品。比起暗喻改革的失落,拉斯洛更多的是想藉著這部作品去描述等待、希望在破滅以後,人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失落,以及如何從失落中,重新恢復生活的信任。
2020/04/05 | 精選書摘
金英夏《黑色花》導讀:引導讀者思考人類生命的全新「現實性」
《黑色花》講的是現在與過去之間連結的故事,那些以為已經遺忘,其實並沒有消失,張開眼睛一看一切又再次消失的過去,以及在瀕臨死亡的那一剎那,記起並想抓住,卻又再次忘卻的記憶幽靈,經由多樣人物的身體敘述的現在故事。
2020/03/29 | Kristin
福克納《我彌留之際》書評:在文學史上最浩瀚的送葬之旅,看盡人生百態
《我彌留之際》關注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亡」這件大事對生者的作用,彷彿會觸動在世者覺察人性的汙濁與不堪,對人們心境上產生影響的關鍵並非形體逝去,是當活著的心靈真正意識到「死亡」的存在時,悲慟情緒所賦予感官的才是真實的失去,真實的痛楚,以及真實的死亡。
2020/03/22 | 精選書摘
福克納《我彌留之際》導讀:母親死亡陰影下的孤寂之旅
整部小說暴露的不僅是失去母親之後幾個角色內在欲望的抬頭,與外在自然環境無情的打擊,還處處散發著邦德倫家族所立足的這片南方土地上,環伺於生存背後的無情天地,以及艱困掙扎下存活的人們與不同物種間的相互依存與獨特交流。
2020/03/15 | 藍玉雍
《活著的圖書館》書評:書本既是指引也是迷失,閱讀體驗從來就不是尋常事
書,之所以是不安分甚至危險的事物,正是因為人渴望在閱讀或寫作的虛構中,找到迷失中的自己。如果無法找到,那就想辦法創造。創造完以後便想辦法鞏固。而為了避免再次迷失,很多人可能會做出瘋狂的舉止。
2020/03/08 | 精選書摘
《桑青與桃紅》白先勇評析:六四以後,桑青/桃紅的飄泊命運,似乎有了新的意義
七○年代初,聶華苓的長篇小說《桑青與桃紅》問世,可說是道道地地屬於中國流亡文學這個傳統的,因為這本小說的主旨,就在描述二十世紀中國人因避秦亂,浪跡天涯的複雜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