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15 | 藍玉雍
契訶夫《海鷗》劇評:不是去想而是去做,不是去演而是去活
或許這就是契訶夫的劇本最有意思的地方,我們在閱讀他的戲劇時,比起想像裡面的情節、人物,我們更多是不經意地在觀看角色的故事中不停聯想自己的生活。進而才會和劇中的人物產生親近感,而不是直接將自己投射到劇中的故事或人物來喜歡這齣戲劇。
沈嘉悅談《御伽草紙》:無賴派的日本小說家太宰治,讓我感到氣味相投
「我不是一個對太宰治作品完全熟悉的讀者。」沈嘉悅坦白地說:「但我確實感覺到某種氣味相投,比如反叛精神、自我吐槽、奇怪的彆扭,或是氾濫的情感,都滿能引起我的共鳴,甚至可以對應到我的詩歌創作。」
2020/02/01 | 藍玉雍
江戶川亂步《人間椅子》書評:在那「神秘的觸感世界」,看見文字最真實的恐怖
而我之所以說《人間椅子》探討了這種情感和書寫的關係,是因為作者最後告訴我們,這個椅匠的自白(書寫)不過是書中虛構的一起事件。但恐怖的在於引發裡面事件的稿件就和我手上的書是同樣一個名字:人間椅子。
2020/01/25 | 劉庭妤
《漢密特的懸疑推理小說》書評:見證美國最晦暗的時代,開闢推理文學的新道路
硬漢成為獨特的符碼,精闢抓住當時的美國文化,融合海明威、費茲傑羅⋯⋯失落一代中現代人的疏離、迷惘和孤獨,開闢出推理文學的新道路,也為現當代中美漫的超級英雄們開啟先聲。
2020/01/18 | TNL特稿
哈金《新郎》導讀:小說裡的光怪陸離,依然是理解今日中國社會的絕佳窗口
《新郎》的世界不同於《光天化日》的一點,就是中國已經導入市場經濟。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要如何並行,也是本書一大主題。
2020/01/11 | 潘柏翰
2019推薦書單【本土創作類】:能量滿溢的豐收年,展現台灣創作者的多元關懷
2019年對本土創作可以說是大豐收的一年,前輩作家們陸續再度交出新作,中生代有的交出代表作、有的則再度以新作品重磅回歸;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生代則是交出了亮眼的(第一本)作品。本文分別就詩、散文和小說,各自挑選出值得推件的代表作,並回顧該文體在2019年的出版情形。
2020/01/04 | 藍玉雍
2019推薦書單【日本文學篇】:五本不那麼熱門,但值得一讀的作品
筆者在這篇文章中,沒打算一一回顧這些熱門的作品,不過打算和大家分享這一年五個或許沒那麼熱門,但值得一讀不妨收藏的作品。這五本作品分別來自夏目漱石、中原中也、梶井基次郎等人,各自展現了日本文學的不同面貌。
2019/12/28 | 藍玉雍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書評:在「看」之外,一場超越視覺的書寫
你或許會以為這樣的開頭很浪漫,彷彿《春琴抄》是一個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但兩人的愛情完全不是讀者一般想像的。甚至,我們可以說,谷崎潤一郎透過兩人想去探討的主題,其實根本不是愛情,而是視覺與盲目的辯證,以及人和藝術的關係。
2019/12/21 | 精選書摘
卡爾維諾《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小說選摘:聽人邊看書邊高聲朗讀,跟安安靜靜看書很不一樣
讀者,你究竟是誰?《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不是一部小說,而是包含十部不同情節、形式、風格,甚至作者的小說,「嵌進」以第二人稱敘事進行的閱讀旅程,組合成一座文字迷宮,當中包羅萬象,天馬行空。
2019/12/14 | 藍玉雍
卡夫卡《蛻變》X 奉俊昊《寄生上流》:蛻變的不可能與翻身的奇幻夢
「蟲」在《寄生上流》裡,就像《蛻變》一樣,不只是個比喻,更是直指一個必須平常一直壓抑、隱藏、不能被揭穿才方能存活的心理現實。代表一種被他人嫌棄、鄙視、無法同理的傷口。
2019/12/07 | 潘柏翰
《夕霧花園》書評:遺忘所驅動的記憶美學,是我借來照明的月光
就像陳柔縉書名所言「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在小說角色們的身上,足以看見動盪時局下的生離死別多麽令人心碎。作為日本侵略政權受害者的雲林自然不可能輕易抹去過往的傷痛,但願意聆聽同樣是戰爭倖存者的故事,兩人間的沈默無語或許都觸碰到了內心最柔軟的一塊。
2019/11/30 | Kristin
《超能家族》書評:磕磕碰碰這麼多年,才明白真正的英雄之舉並非仰賴特異功能
達力歐・桂格里以輕盈諷刺的筆觸塑造出鮮明立體的人物,由內而外層層勾勒屬於超能力者的務實日常和失能家庭的異想天開,更巧妙交織冷戰氛圍和芝加哥黑幫橫行的時代背景,將解開家庭問題癥結的鑰匙縝密深埋於自身名字的禮物中。
2019/11/23 | 劉庭妤
約翰齊佛《告訴我他是誰》書評:席地嶺中暗藏的陰影,美好生活下的伏流暗渦
據齊佛所言,他之所以成為一名說故事者的原因正在於:「能賦予不幸具體的形狀,以超越家庭創傷,並承載他過度敏銳的情感。」
2019/11/16 | 藍玉雍
宮本輝《幻之光》書評:所謂的「魂」,是難以捨棄的羈絆
人與人之間,或者,人與自己之間,有時產生的那種模糊卻又親近的感覺,是宮本輝的小說一直在探討的主題,這樣的主題如果要下一個簡單的標題,大概就是所謂的——羈絆。
2019/11/09 | 潘柏翰
《慍怒》書評:在幽默與荒謬同等哀傷的酷兒離散中,拾獲航向未知的勇氣
歲月贈與主人翁的禮物即是有足夠的勇氣能夠重返故事開場的悲劇事發地,回顧過往之後擁有繼續面向未知的勇氣。這令我將約翰波恩在這本書的敘事風格與喜劇演員崔佛.諾亞《以母之名》連結,同樣都是在一串狗屁倒灶的悲劇與荒謬中,如何重新拾獲力量站起的故事。
2019/10/26 | 精選書摘
波特萊爾《巴黎的憂鬱》:愛神、財神、榮耀,我竟把祂們當作真神
書中有泰半的主題,是波特萊爾的半自傳小說。透過他的文字,我們彷彿看見一幅幅優美細緻的巴黎街景,其中更蘊含了深邃的人生哲理,深入淺出的心理描寫,精闢又不乏熱情。
2019/10/19 | Kristin
《刺青師的美麗人生》書評:我們得活著出去,血肉模糊的歷史仰賴人們傳唱
此書相較於其他類似主題作品是相對收斂的,似乎刻意避免著墨太多於集中營中的史實部分與殘酷真實面向,猶如冰山一角般多數選擇點到為止,化作從奧斯維辛穹蒼上飄落的漫天灰燼,紀錄著作者眼裡這趟勒利親身走過、掙扎過、絕望過的世間罕有之人性考驗。
2019/10/12 | 藍玉雍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書評:只把心思說出一半的文學,寫作作為一種個體的救贖
當村上在《聽風的歌》裡寫下:「我.喜歡.你們」時,這並不只意味著書中主角對所有角色、過去回憶的釋懷、包容,同時也意味作者對所有的讀者——不論他們讀了這本書能有什麼樣的體會——所做出的告白和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