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1 | 羊正鈺
曾囚禁上百頭鯨魚的「鯨魚監獄」,俄羅斯宣布放生最後一批白鯨
根據俄羅斯法律規範,「以教育及科學為目的的捕鯨豚行為屬合法」,允許配額有限捕撈。根據《法新社》,俄羅斯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允許捕撈野生虎鯨至水族館的國家。
2019/10/22 | 李秉芳
不明油污蔓延巴西海岸線2100公里,傷害人類健康和生態恐持續數十年
巴西政府擔心這場環境災害像亞馬遜雨林大火一樣成為國際焦點,影響國家形象和觀光業,只想低調處理,但油污已釀成公共衛生問題,威脅在沙灘工作或娛樂的人的健康。
2019/07/18 | 精選轉載
【插畫】人類莫名其妙跟鯨魚搶食物?
有這麼多選擇,又何苦跟這些美麗的生物搶食物呢? 沒有磷蝦,海洋生態系統也許真會面臨浩劫,到時別說磷蝦油了,可能連魚都沒得吃了。
2019/07/14 | 精選轉載
【插畫】莫名其妙的人類,別和鯨魚搶食物
有這麼多選擇,又何苦跟這些美麗的生物搶食物呢? 沒有磷蝦,海洋生態系統也許真會面臨浩劫,到時別說磷蝦油了,可能連魚都沒得吃了。
2019/07/11 | 鄭仲嵐
退出「文化帝國主義」捕鯨委員會,日本外交轉向「特朗普化」?
「對於有些日本民族主義者而言,從歐美的文化帝國主義象徵的IWC退出後,也是對國家獨立自主性來說很好的主張。」這樣以貿易作為國際政治的籌碼,也正是特朗普的慣用招數,該報稱日本也響應「特朗普流」。
2019/07/11 | 鄭仲嵐
退出「文化帝國主義」的捕鯨委員會,日本外交轉向「川普化」?
「對於有些日本民族主義者而言,從歐美的文化帝國主義象徵的IWC退出後,也是對國家獨立自主性來說很好的主張。」這樣以貿易作為國際政治的籌碼,也正是川普的慣用招數,該報稱日本也響應「川普流」。
2019/07/02 | 李秉芳
31年後恢復「商業捕鯨」 日本今年捕獲上限為227隻
日本農林水產省宣布,今年獵捕上限為227條,明年383條,並表示依估算,就算捕100年也不會過度捕撈。
2019/07/02 | 李秉芳
31年後恢復「商業捕鯨」今年要抓227隻,日本人還吃鯨魚肉嗎?
日本農林水產省宣布,今年度獵捕上限為227條,明年383條,這些數字都是實際估算,就算捕100年也不會造成過度捕撈。
2019/06/25 | 李秉芳
美國西部沿岸罕見70隻灰鯨死亡 或因「營養不良」
灰鯨每年攝取食物的地區嚴重暖化,食物來源減少,或令牠們無法有足夠脂肪包裹身體至明年夏天。
2019/06/25 | 李秉芳
美西沿岸罕見70頭灰鯨死亡,原因可能是「沒吃飽」
灰鯨每年攝取食物的地區嚴重暖化,食物來源減少,這是牠們每年多數時間進食的地方,也是牠們用脂肪包裹自己至明年夏天的地方。
2018/12/26 | 李秉芳
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睽違30年將恢復「商業捕鯨」
日本從二次大戰後幾乎沒有退出國際機構的前例,這次退出極為罕見,雖然未來日本將向世界訴求尊重多元飲食文化,但恐難避免國際社會對日本無視國際規範的批評。
2018/12/21 | 李秉芳
為了打破30年「捕鯨禁令」,日本揚言2019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日本決定退出IWC,退會後,將可望擺脫維持約30年的捕鯨禁令,重啟商業捕鯨,但未來不在南極海進行商業捕鯨,而是在日本近海及日本專屬經濟區(EEZ)內進行。
2018/12/06 | 羊正鈺
【影音】台灣漁船的海上屠殺:每月殺百隻海豚,只為了釣更多鯊魚取魚翅
在台灣,海龜以及海豚皆是保育類動物,用海豚作餌捕鯊魚不僅違法,更嚴重危害海洋生態。鯊魚鰭是捕捉鯊魚的主要原因,在亞洲一些國家,逾期的價值不菲,主要用在魚翅羹。
2018/11/28 | 周雪君
發現145條鯨魚擱淺的女孩:永遠忘不了牠們的哀號和眼淚
Liz Carlson是旅遊網誌作者,熱愛大自然,四處出遊的她,親眼看著145條鯨魚擱淺,奮力想幫忙卻又無能為力,自言永遠不會忘記垂死鯨魚的絕望與恐懼。
2018/11/26 | 周雪君
145領航鯨紐西蘭擱淺 環保局:拯救困難或安樂死
紐西蘭南端海灘有145條鯨魚擱淺,由於位置偏遠,缺乏人手,當局料拯救的機會渺茫。
從一隻領航鯨的死亡,看海洋垃圾第六大國——泰國的「塑膠袋」問題
海洋塑膠垃圾問題多嚴重?日前泰國一隻領航鯨身亡後解剖發現胃中有著高達80個塑膠袋,引發當地社會的討論,也讓泰國的限塑政策再度浮上檯面。
2018/03/24 | Abby Huang
西澳鯨魚大規模擱淺:145隻死亡、其中一隻必須安樂死
短肢領航鯨在遷徙途中擱淺並非少見,西澳省最大宗的鯨魚擱淺事件發生在1996年,當時共有320頭長肢領航鯨在沿岸城鎮戴士柏(Dunsborough)擱淺。
2018/03/24 | Abby Huang
西澳鯨魚大規模擱淺:145隻死亡、其中一隻必須安樂死
短肢領航鯨在遷徙途中擱淺並非少見,西澳省最大宗的鯨魚擱淺事件發生在1996年,當時共有320頭長肢領航鯨在沿岸城鎮戴士柏(Dunsborough)擱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