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2 | 精選書摘
《來去府城透透氣》:日治時期如何透過打麻雀培養「仲間意識」?
筆者認為,吳新榮等人藉由打麻雀,不僅建構了強固的社會網絡,更將私領域空間小雅園轉換為公領域空間,同時亦將歸屬殖民政府具有約束力的商業空間酒仲賣轉換為青年派集團的社交空間,進而形成一種「亦私亦公、亦公亦私」的模糊地帶,成為「青年派」社交娛樂、談文論學、評議政治的兩大據點。
2016/04/02 | 劉 星佑
日常藝術的幸福與災難——春遊水晶教堂
我們批評當局者貴古賤今的消費,對於裝置藝術的考量,犯了形式優先,內容後補的不誠懇,畢竟台灣的文化是有深度、大有本錢讓觀光客「消費」,時下快速消費的文化說不定也有文化內裡,而被稱為無深度的觀光裝置藝術周遭還有更多的在地「文化財」,等著用心的藝文相關工作者投以新世代的凝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