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