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和朱薩克喝咖啡:八十幾歲的爺爺和孫子都是《偷書賊》的讀者,我非常開心
對朱薩克而言,他的作品需要被閱讀,好進入他精心設計的章節及句構韻律當中,讓字句滲進腦中,才開始從內而外理解他真正想說的主題。
除了搶諾貝爾文學獎,搖滾樂手還很喜歡在寫歌時「借點文學」
搖滾樂與文學的目的在某種程度上高度重疊,同樣具有改變一代人的人生觀、品味甚至語言的力量。以下十首搖滾歌曲便由經典文學獲得啟發:讓故事入歌,轉生成另一種扣人心弦的篇章。
2017/12/12 | 精選書摘
毛姆《人性枷鎖》導讀:絕望就是希望,就像貝多芬《命運交響曲》最後樂章
《人性枷鎖》最令讀者感動的,莫過於菲力普的失敗論:「難道他都沒發覺,最單純的樣貌——出生、工作、結婚、生子、死亡——可能是最完美的圖案嗎?說不定,要得到幸福就得接受失敗,但這種失敗卻超越一切勝利。」
2017/10/26 | 周雪君
《麥田捕手》沙林傑逝世近8年,說好的5部「新作」到哪裡去了?
盛傳《麥田捕手》作者沙林傑逝世前早已寫下指引,要在2015-2020年間發表他5部從未曝光的作品。眼見快踏入2018年,說好的「新書」還是只聞樓梯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