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3 | fanny
焦點院線《小美》:專訪導演黃榮昇與女主角饒星星
為了一圓電影夢,黃榮昇導演賣掉房子才能補足《小美》拍片的資金缺口,然而片子開拍了兩個多月,剪接時卻發現錯誤.⋯「還好有鍾孟宏導演拉住我,也所幸已先建立了故事架構與角色,清楚了解9位角色的關係。」
檢視慘綠年代: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過於年輕的孩子,或許會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現況感到無力,影展指導聞天祥則提出了另一種觀點:「若一味粉飾太平、僅灌輸『甜美糖漿』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以獲取正向力量,還不如透過更多面向去理解人與社會的複雜,反而是另一種樂觀面對世界的態度。」
2018/04/22 | 傅紀鋼
《大佛普拉斯》:劇本是影史經典,可惜電影只是尚可
要能夠同理片中的底層人民,就要先去理解明明在台灣發達的全球化商業環境下,放著那麼多可選擇的娛樂與精神食糧不要,卻整天都聽玖壹壹的歌曲,以及每天以失神的目光,不斷熬夜打網路遊戲與賭博電玩的人,他們究竟為什麼只能透過這類事物,來填補空虛心靈的感受?
2017/10/28 | 讀者投書
《大佛普拉斯》的時間、空間與魯蛇「無」認同
對於大佛的敬仰,是信任祂將會引領世人找出出路,還是無意,或刻意忽視殿堂外所發生的一個個令人感到悲痛與荒涼的社會結構與事件?
2017/10/16 | 翁 稷安
【慾望之味】務實甘苦人(上):專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
他解釋,在運動過程中見識了太多墮落、沈淪,有些運動者當上了官,換了位置也換去了街頭上的面貌。環保、社會運動成為紙上談兵的議論,他無奈地問:「為什麼環保運動是在台北的咖啡廳吹著冷氣進行的?」
2017/10/16 | 翁 稷安
【慾望之味】務實甘苦人(下):專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
這種悲哀感是相對的,他進一步說:「真正的絕望,是無法翻轉,社會底層的人無法有翻轉的機會,好好唸書嗎?之後呢?還不是在幫人家數錢。階級根本沒什麼流動。」
2017/08/04 | 放映週報
《大佛普拉斯》:只是讓時間度過
最後戛然而止的懸疑結尾,黑幕後聲響延續,觀眾如同大佛周遭的群眾滿是疑惑。就像現實生活,置身局面,經驗到的往往都是作為結果的事件,而原因終究無法明瞭。
2017/07/03 | 陳亭聿
【台北電影節】種下去、長出來:專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
黃信堯關在房裡寫劇本,鍵盤上筆耕,就像下鄉的農夫進了溫室。他把閒來無事採集的人事物進行混種,開發出更罕見的人物,更稀有的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