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3 | 讀者投書
「新聞自由」與「隱私權」都在憲法的保障範圍內,兩者的界限在哪裡?
兩者都在憲法的保障範圍內,那「新聞自由」和「隱私權」的界限又在哪裡?在處理八卦新聞時,記者又該如何拿捏?
2020/06/06 | 一起讀判決
性傾向受到《個資法》保護嗎?什麼時候可以蒐集、處理或利用特種個資?
個資法將個人資料分成一般跟特種,有六種個資是以更高度的方式保護,包括性生活。那違反個資法會有什麼法律責任?
主張「性傾向是隱私」來保護同志權益,會不會適得其反?
與其訴諸「性傾向是隱私」的適得其反概念,不如明確指出同志的不利處境,以「平等權」與「人身安全」為基礎,將強制出櫃視作針對同志的暴力行為,這才能真正地反映社會現實,並改造社會不正義。
2020/06/06 | 傅紀鋼
幫同志出櫃這件事嚴重侵犯隱私,但揭露名人性生活隱私呢?
如果今天瑋瑋不是受人歡迎、年輕且形象頗佳的同志網紅,而是發生在類似劉樂妍這樣被「公眾」嫌棄的人身上,大家會不會有同樣的疼惜?不會。這從博恩二創劉樂研〈CHINA〉的後續效應就可以看出。但這反映了甚麼問題?
2020/06/05 | 讀者投書
新聞媒體的窺淫與失職:該如何打破「觀眾就是愛看」的印象?
我認為,這是台灣閱聽眾對於媒體亂象一次強而有力的反擊。黃氏兄弟的報導一出,不少人便在臉書上呼籲「不要點閱、不要分享、不要評論」,大量網友湧入《鏡週刊》的社群平台表達抗議與憤怒。請不要小看它們,個人的抗議看似微不足道,一旦匯聚起來,著實向所有媒體傳達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2020/06/05 | 精選轉載
【插畫】爆料一時爽,被社會唾棄我更爽
人們慢慢發現這些被特定媒體塑造成「壞人」或「怪人」的他們,其實很多都是受害者,他們亟力隱藏不想被外人看到的一面,卻有人不停來掀他的帽子,而且這個舉動,多半和公眾利益沒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