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14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黃羊川談散文與私小說:不太喜歡自我暴露,但寫作總是逃不開這件事

「寫作會調動過去的回憶,但寫出來後,記憶可能不是它原來的樣子,這也是我不想寫散文的原因之一。同時,人生經歷不可能豐富到讓人一直寫散文。但小說可以一直寫,可以持續編造,有虛構空間可以長久發展。」黃羊川詳盡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