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1 | 區家麟
三套「元朗黑夜」紀錄片,證實警方縱容白衫人施暴
最近出現三條紀錄片,重組元朗恐怖襲擊時序,請大家務必觀看並廣傳,看完就明白,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2019/07/27 | 區家麟
究竟誰開第一槍?香港人今天要知道的一宗屠殺懸案
墨西哥學者談到那些非正規部隊在60至70年代非常普遍,政府與警察不能出手做的醜事,就培訓、慫恿那些流氓惡棍來做。他對我說:「前幾天你談到黑幫白衣人在香港到處打人的事,我們一聽,覺得何其熟悉,根本就一模一樣,歷史在重覆。」
2019/07/26 | 精選轉載
警方發咗反對通知書,去元朗遊行集會有乜法律風險?
根據《公安條例》,公眾遊行只可以喺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當作已出不反通知書下,先至合法。但喺7月25日,警方發出咗反對通知書,如果7月27日嘅遊行繼續,咁遊行就會係《公安條例》第17A(2)(a)條下嘅未經批准集結。
2019/07/26 | 洪曉嫻
政權與黑勢力想我們恐懼,我們要如常生活
政權與黑勢力的目的,不就是要令我們恐懼嗎?開槍是這樣、動用黑社會、恐嚇要出解放軍也是這樣。我們可以做什麼?如常生活。
為甚麼平時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我們容許警察合法使用武力,是讓他們來保護市民,而現在警察用武力卻是來傷害市民、或縱容傷害市民的人,警黑合作,這種做法,警察根本對不起法律給他們使用武力的權利!
2019/07/25 | 楊繼昌
元朗恐襲不只是「警黑合作」
總結元朗恐襲警方的表現和政府的回應,「警黑合作」或者「警方縱容黑社會打人」都並非對事實準確的描述。
堅持五大訴求,不讓何君堯轉移視線
我們可以繼續討論或聲討何君堯,但與此同時,不該忘記原來的目標及訴求,讓林鄭月娥政府與警隊有機會把他們所犯的錯誤給蒙混過關。
從「和理非」到「和理非2.0」
有理由相信,在該廝殺列車上被打的黑衣市民,要不是正宗的「和理非」,頂多都只會係勇少少喺上環「留多陣」嘅「和理非」,再加上普通市民甚至淺藍及深藍的人士。而這一班市民,竟然被一群黑道去攻擊及毆打,繼而竟然又被一班警察漠視及遺棄,要經歷驚心動魄的一晚。
2019/07/23 | 譚蕙芸
元朗人的無聲吶喊
政府高官出來發聲明,竟把中環的抗爭者與無差別打人的白衣人混為一談,令公眾憤慨再提升到另一個高度。但無論如何,就像元朗站玻璃上留下的手掌印一樣,事實清晰可見。
2019/07/23 | 譚蕙芸
天越黑,星越亮
這場運動,讓香港人的善良彰顯出來,純粹的援手,不問究竟。一刻的溫暖,不吝送上。在如此無力而悲憤的黑夜,我感謝陌生人送上那一點點燭光般的微暖,讓我們知道,香港還有愛。
2019/07/23 | Abby Huang
頻傳刀手出動 元屯荃店鋪關門變死城 青年組自衛隊
香港元朗地鐵發生暴力事件後,昨(22)日再傳下午有新一波暴力行動,當地店家提早關門,下午4點已變得猶如「死城」。
2019/07/23 | Abby Huang
香港元朗事件後傳有「更大事件」發生:店鋪提早關門、港警已逮捕6人
香港元朗地鐵發生暴力事件後,昨(22)日再傳下午有新一波暴力行動,當地店家提早關門,下午4點已變得猶如「死城」。
2019/07/22 | 精選轉載
從各種證據看來,「警黑合作」是唯一結論
在白衣人一整晚的大規模襲擊後,警方未有拘捕任何一位涉案人士。將之與警方近日對待示威者及記者的手法相比 ,唯一合理的推論就是警方故意縱容白衣人的暴行。
2019/07/22 | 法夢
元朗白衫人與港島示威者不能相提並論
示威者過去一個多月不時有使用攻擊力頗高的武器,技術上好難唔係非法武力,這點無庸置疑。但如果將佢地的武力置於當時的實際情況睇,你會發現示威者極少做先出手的那一方;通常係警察開始推進,然後才會有掟磚掟鐵支的狀態出現。
2019/07/22 | 岑敖暉
徹底改革制度,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的惟一答案
這個反送中運動其實逼出極多政權不見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張牙舞爪,也令極多香港人極其憤怒,到了一個怎溫和的人都無辦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2019/07/22 | 林勉一
如果警隊跟元朗白衫人沒有默契,那就是失職
香港有黑道,大家都知道,這種地下勢力不會有完全消失的一日,警隊一直的做法,就是確保他們不會騷擾到市民生活。現在黑道可以在鬧市車站有組織地大規模毆打市民,而警察失蹤,這已經是整個元朗區的警察嚴重玩忽職守,至少有人應該被處分。
2019/07/22 | 區家麟
元朗警黑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篤灰」
官商鄉黑白衣惡煞在元朗發難,亂棍打人,葬送了香港警察最後一滴信譽。白衣「非正規部隊」與警察不分你我,同一鼻孔出氣;一方在上環開槍放催淚彈,一方在元朗亂棍毆途人,簡直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混亂一夜後無人被捕,正是警鄉黑版「不割蓆不篤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