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

安格拉·多羅提亞·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1954年7月17日-),婚前姓卡斯納(Kasner),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籍女性政治家、物理及量子化學學家,1954年出生於漢堡,畢業於萊比錫大學,修有物理學碩士及量子化學博士專業,並在德語外還通曉俄語、英語、法語。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29 | TNL 編輯

第二波疫情席捲歐洲:法國二度進入全國封城、德國部分封鎖

各國醫療體系逐漸面臨不堪重負的系統風險中。目前包括波蘭、比利時、匈牙利病床告急。義大利、捷克、挪威已宣布更嚴格防疫措施;德國多城取消耶誕市集,包括最著名的紐倫堡

2020/09/03 | 德國之聲

敘利亞難民的告白:梅克爾女士,這五年來謝謝您!

五年前,他作為難民來到這裡。現在,他早已不再把自己看作難民,因為他說德語,有住房,而且在接受培訓。卡利勒說,只有共同努力才有可能做到這些。

2020/07/10 | 德國之聲

香港人對德國失望:為何要梅克爾大聲譴責中國會這麼難?

長期以來,德國一直因為商業利益無法大聲譴責中國侵犯人權。但是近來要求德國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的呼聲讓柏林壓力越來越大。歐洲共同的立場也顯得更勢在必行。德國之聲就此分析國內討論,也請專家分享他們的看法。

2020/05/19 | TNL 編輯

重振歐洲經濟!法、德連線提5000億「復甦基金」,恐引發「節省4國」反對

這是第一次有人提議讓歐委會自行集資,而歐委會自己沒有財政儲備,其自己的財政來源主要靠成員國撥款。因此,這個「歐盟債券」的提議,背後的抵押就是27個成員國的國庫。

2020/04/28 | 德國之聲

發行「歐洲債券」救財政,德國卻大力反對的原因是什麼?

歐元區國家一直在為疫情期間共同承擔財政義務的問題爭論不休。但是包括德國在內的更富裕國家堅決反對這一倡議。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2020/04/17 | 留德趣談

林鄭姨與默克姨

我們或許會想,假若默姨生於香港,而林姨生於德國,兩人的身分和聲名會否對調?

2020/03/10 | 劉威良

在德國人眼中,梅克爾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梅克爾(港譯「默克爾」)以女性的身份,在保守的基民盟內開疆拓土,堅持人道主義,開放大量難民進入德國,在外交贏得國際掌聲,但對她身處的保守黨成員來說,她顯得和這性格保守的主流政黨格格不入,覺得她是個異類。

2019/03/08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後武曌時代:武則天成為皇帝,啟發兩代人對「女性預政」的想像

後女皇時代,更多女性奮力拓展預政空間,加上男主、男性官僚的支持擁護,女性預政勢力更加奔放蓬勃地生長,進一步鬆動政治體制的性別藩籬。

2018/12/31 | 周雪君

默克爾:2019年德國在國際社會要有更大的擔當

默克爾說,氣候變化、移民以至恐怖主義等問題,不可能憑一國之力解決,德國將更積極推動各國合作解決共同面對的問題。

2018/11/26 | 王陽翎

英國已失去理想?不只放棄香港,也背棄了世界:脫歐之後

文翠珊脫歐方案順利獲歐盟一致通過,然而英國未來還要面對相當多挑戰,離開歐盟只是中途站,到底戰後數十年,英國有哪些榮辱得失值得我們一再思量?作者就此加以分享。

2018/11/22 | TIME

默克爾意識到德國需要新血,寧願優雅離去而非被迫下台

作為一名前科學家,梅克爾在35歲時進入政界,並一直在尋求著務實的政治解決方案。所以她現在正仔細規劃著她的退場。

2018/11/11 | 周雪君

【一戰百周年】特朗普因天雨取消到訪一戰美軍墓地 德法領袖籲團結

特朗普去了法國,卻因天雨關係不到訪一戰美軍公墓,惹來猛烈批評。另一邊廂,德法領袖結伴去到100年前兩國簽定一戰和約的地方康比涅,場面溫馨。

2018/10/30 | 羅元祺

默克爾不再選黨魁是回應民怨,還是另有盤算?

「一山不容二虎」,黨內有黨魁主導、黨外有總理領導,兩顆太陽並存於執政黨內,本來就容易發生意見衝突,所以默克爾主張的總理兼黨魁有其道理。但默克爾如此自廢武功是註定要跛腳了嗎?其實未必。

2018/10/30 | 李修慧

當家13年的默克爾即將「下台」,只因二場德國地方議會選舉

默克爾所屬政黨和他的友黨在巴伐利亞邦和黑森邦的地方議會選舉失利,選舉隔天,梅克爾便宣布,將不再尋求連任黨魁,2021年也不會再連任總理。

2018/10/15 | Abby Huang

德國巴伐利亞邦「政局大洗牌」:反移民政黨AfD首次入議會

基社盟雖然還是巴伐利亞議會的最大黨,卻失去二戰以來的絕對領先地位,勢必要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但不管選誰,都是基社盟的重大挫敗。

2018/09/20 | TIME

德東難民衝突,是愛國心展現的「暴民正義」?

肯尼茨這起事件正反映出近幾年德國的移民議題越來越令人擔憂,去(2017)年的選舉梅克爾的政黨因這個決定慘遭滑鐵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