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6/12/01 | 沃草!Watchout

「有攝影機在怎麼開會?」柯建銘要求媒體先清場,再協商勞基法

一般召委多會開放媒體採訪,媒體必須透過詢問助理等方式才能得知會議地點,但若得知會議資訊,基本上都可以全程採訪,像這樣清場媒體的狀況相當少見。

2016/10/11 | Kenzo

時代力量再提國會改革 盼以政黨辯論取代黨團協商

徐永明指出,為讓議案實質討論,希望以「政黨公開辯論」取代黨團協商制度。他認為,過去二讀會常淪為表決大戰,很少有呈現政黨主張機會,如果有黨團提議,應進行政黨辯論程序,以達委員會專業、實質審查。

2016/02/18 | TNL 編輯

國會「新開張」你該關心的事:公民記者還要交報告、密室協商如何開放、各黨優先法案?

國民黨團表示「防災法案優先」,批評民進黨團將《總統副總統交接條例》列為優先法案,「不是來搞政治,人民已經很厭煩了!」

2015/12/21 | TNL 編輯

高喊國會改革卻缺席辯論?時代力量:「王金平,你人在哪」

民進黨代表李俊俋質疑:「國民黨執政近8年來,挾國會多數優勢胡作非為,這次口說推動國會改革,國民黨居然連來都不來」。

2015/11/04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立委在「黨團協商」喬甚麼?為何被批為「密室協商」?帶你一次搞懂「黨團協商」爭議

黨團協商本身並不是一件壞的事情,因為有的時候確實需要協商,才可以保障小黨的權益,這也是小黨有機會和其他大黨平起平坐的機會,也可以避免透過表決這樣的零和遊戲造成更大的撕裂,但因為現行操作的狀況造成協商都沒有紀錄,許多的法案的制定都這樣「黑箱」的通過了。

2015/09/30 | 蒂瑪小姐咖啡館

黨團協商或許是必要的,但重點是有沒有「透明化」的紀錄和監督

透過黨團協商,小黨的聲音才有可能在只佔少數的狀況下,也參與討論並被考慮進去。

2015/07/07 | Shih Yuan

奉獻52年仍無法歸化 內政部籲為甘惠忠神父速修國籍法

立委吳育昇今年6月11日曾召開黨團協商,但因其他黨團都未出席而流會。國籍法修正草案目前尚於立法院,未完成立法程序。

2014/07/31 | 羊正鈺

兩大國會亂象:問政品質低落居首、黨團密室協商次之

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立法院應是監督、制衡行政機關的組織,卻變成行政部門的投票部隊,儼然是行政院的立法局,民眾早就已難以忍受。

2014/06/14 | 讀者投書

你以為立法院是資訊透明的,其實不是—期待「真」國會頻道能誕生

國會資訊透明,人民才能有效監督,但立法院資訊透明的程度仍不夠,雖然有國會網路直播(IVOD),但得來不易,現在需要的是國會電視頻道,讓更多人監督代議士,確保他們反應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