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文字背後都是辛酸淚水,卻選擇原諒化為文字:「他們是我見過最寬容的一群作家」
文學獎走過三年,不僅提供移民工機會書寫發表,最終更希望的,是讓文字背後所寄託的期待,回饋給台灣社會。「社會有時糟糕暴力,但還是有一股包容的力量。當社會容許這樣的作品出版,並給予支持,台灣就會不斷地擴大。」
文字背後都是辛酸淚水,卻選擇原諒化為文字:「他們是我見過最寬容的一群作家」
文學獎走過三年,不僅提供移民工機會書寫發表,最終更希望的,是讓文字背後所寄託的期待,回饋給台灣社會。「社會有時糟糕暴力,但還是有一股包容的力量。當社會容許這樣的作品出版,並給予支持,台灣就會不斷地擴大。」
2016/09/13 | 精選轉載
移民工文學奬作品:媽,因為你我勤守齋戒,但對妳的想念始終是我的弱點
中午的艾贊響起,鄰居的收音機播放著Lir Ilir;我在神的旨意當中,找回思念已久,母親陽光般的溫暖笑容。
2016/09/13 | 精選轉載
移民工文學奬作品:媽,因為你我勤守齋戒,但對妳的想念始終是我的弱點
中午的艾贊響起,鄰居的收音機播放著Lir Ilir;我在神的旨意當中,找回思念已久,母親陽光般的溫暖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