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7 | 精選書摘
球場上死守逼和中國——香港人真實生活中的無奈救贖
解殖回歸之後,從北京奧運的與有榮焉到雨傘運動的幻滅,香港人擺盪在港英與中國特區之間,在此時渴尋自己的路,足球提供了這樣的載具。
2018/08/01 | TIME
世界盃結束了,誰是政治上的最大贏家和輸家?
許多人指出德國國家隊早早遭到淘汰這個出乎意料的結果,與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及其巴伐利亞姐妹政黨之間關於移民政策爭執的時間點諷刺地一致,使德國在歐洲的領袖地位受到相當大的質疑。
2018/07/20 | 精選轉載
世界盃的運動科學:為何球員一直「吐水」?原來不只是「濕濕口」
不知大家對本屆球員以下「吐水」的舉動有沒有印象呢?原來這並非純粹「濕一濕口」這麼簡單。有外國專家指出,他們很可能是在使用近年運動營養界流行的「糖水漱口法」。
2018/07/17 | 精選轉載
世界盃的運動科學:為何球員一直「吐水」?原來不只是純粹「潤潤口」
不知大家對本屆球員以下「吐水」的舉動有沒有印象呢?原來這並非純粹「潤一潤口」這麼簡單。有外國專家指出,他們很可能是在使用近年運動營養界流行的「糖水漱口法」。
2018世界盃:重思「德國國足」的「國族」主義
前德國足球門神卡恩去沙烏地阿拉伯當守門員教練,一個囚禁三萬多名政治犯的不自由國度,完全沒有挨到任何批評。同樣地,厄齊爾在開踢前選擇不唱德國國歌,也經常被拿來質疑他的國族認同。
2018世界盃:重思德國「國足」的「國族」主義
前德國足球門神卡恩去沙烏地阿拉伯當守門員教練,一個囚禁三萬多名政治犯的不自由國度,完全沒有挨到任何批評。同樣地,厄齊爾在開踢前選擇不唱德國國歌,也經常被拿來質疑他的國族認同。
2018/07/09 | 人權觀察
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
「冷門」是否真的出人意表?補記〈世界足球排名的政治經濟學〉
寫本文時,雖然我們猜中法國與烏拉圭勝出,但我們看好的西班牙與丹麥已出局,後兩場比賽皆以加時後互射十二碼一決生死,反映隨著全球經濟發展與科技資訊落差的減少,各國球員實力已相當接近,依據足球明星實力或足球文化刻板印象的預測,未來只會表現更糟。
2018/07/08 | 人權觀察
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音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
「冷門」是否真的出人意表?補記〈世界足球排名的政治經濟學〉
寫本文時,雖然我們猜中法國與烏拉圭勝出,但我們看好的西班牙與丹麥已出局,後兩場比賽皆以加時後互射十二碼一決生死,反映隨著全球經濟發展與科技資訊落差的減少,各國球員實力已相當接近,依據足球明星實力或足球文化刻板印象的預測,未來只會表現更糟。
2018/07/04 | 學阿語 Shueau
世界盃慘敗,殺不死阿拉伯人足球魂
對於狂熱的阿拉伯足球份子而言,水煙店的真諦是跟大家一起群情吶喊,一起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加油,甚至在輸球或贏球的時候掉幾滴眼淚,一起感受那種同仇敵愾的激昂情緒。
2018/07/04 | 學阿語 Shueau
世界盃慘敗,殺不死阿拉伯人的足球魂
對於狂熱的阿拉伯足球份子而言,水煙店的真諦是跟大家一起群情吶喊,一起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加油,甚至在輸球或贏球的時候掉幾滴眼淚,一起感受那種同仇敵愾的激昂情緒。
2018/07/02 | TIME
五個原因說明為何芬蘭赫爾辛基是「普普會」最佳地點
對精明幹練的普亭來說,這個流程是一個一舉兩得的宣傳機會。因為他能先結束這個萬眾矚目的運動賽事,隔天緊接著又與川普在峰會上會面。而兩人的會面也將和世足賽一樣在全球熱播。
2018/07/02 | TIME
五個原因說明為何芬蘭赫爾辛基是「普普會」最佳地點
對精明幹練的普亭來說,這個流程是一個一舉兩得的宣傳機會。因為他能先結束這個萬眾矚目的運動賽事,隔天緊接著又與川普在峰會上會面。而兩人的會面也將和世足賽一樣在全球熱播。
2018/07/01 | 精選轉載
世界盃「雙頭雄鷹」瑞士隊球員,後來怎麼了?
FIFA向來秉持「各打五十大板」的原則,同時也已經對塞爾維亞足協展開調查,原因是看台上塞爾維亞球迷的群眾滋擾行為,以及展示政治與冒犯意味標語。
2018/07/01 | 精選轉載
世界盃比出「雙頭雄鷹」的瑞士隊球員,後來怎麼了?
FIFA向來秉持「各打五十大板」的原則,同時也已經對塞爾維亞足協展開調查,原因是看台上塞爾維亞球迷的群眾滋擾行為,以及展示政治與冒犯意味標語。
2018/06/25 | 李慧明
導演門將撲救十二碼的功課
導演可能用很多年的時間,只去拍一個數秒令人滿意的鏡頭。看同一段片,運動員看的和電影導演的視角當然不一樣,何況是導演出身現在是全職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