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3 | Abby Huang
《公投法》再修法要改什麼?中選會提7大方向,包括人權不得公投
中選會指出,公投通過後,對政府施政、立法政策的形成都有一定的拘束力,但不得違反憲法對於基本人權的保障,因此,將修法把限制或剝奪人權的事項排除在公投之外。
2018/12/13 | 江河清
如果支持者真的疼惜民進黨,為何不督促他們將婚姻平權做好做滿?
在選舉和公投後,有些人認為同志社群不夠支持民進黨,或對民進黨批評太嚴厲。然而,這篇文章指出,民進黨錯過許多支持同志權益的機會,甚至間接幫助反同勢力。那些為民進黨的辯護,恐怕也無助於民進黨變成更好的政黨。
2018/12/11 | 讀者投書
從洛克與盧梭的政治思想推論:為何同婚公投侵犯「基本人權」?
筆者已經推論同性戀、同志婚姻,甚至包括性工作,都是基本人權,應該受憲法的保護。基本人權是不能用公民投票來表決的,我們能用公民投票來決定任何人的生命、財產嗎!因此同志婚姻的公民投票不僅是違憲的,也侵犯基本人權,是政治思維邏輯的荒謬!
2018/12/08 | 法操FOLLAW
法官提出愛家公投五大爭點,伴侶盟和中選會各自如何回應?
2018年12月06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伴侶盟所提出的撤銷本次公投提案第10及第12案(也就是婚姻定義案及同性結合另訂專法案)的訴訟進行準備程序。兩案雖是不同的字號,但因爭點雷同,故本文統一進行說明。
2018/12/05 | Abby Huang
過去也有「公投決定核廢料放哪」,時代力量版本有何不同?
過去核廢料的選址,最後都是交由當地公投。不過從過去幾次的經驗,在在顯示社會在還未有共識之前,公投根本辦不起來。
2018/12/04 | 羊正鈺
世新大學的彩虹旗遭校方以「尊重各方意見」要求撤下,今天重新掛上
世新大學校方以「未經申請」「要尊重各方意見」因素,要求性別所學生撤下彩虹旗。但有學生質疑,學校是「尊重各方意見,但你們的意見不可以出聲」。
2018/12/02 | 法操FOLLAW
公民投票可以超越憲法嗎?從公投的目的和規範層次談起
愛家公投領銜人之一的游信義於臉書上表示:「『公投』是國民主權最高的展現,位階『高於憲法』。」此文一出立刻引起網友論戰。而司法院近日發佈新聞稿,再次重申公投第10案及第12案所創制的立法原則,不能牴觸釋字第748號解釋。
2018/12/01 | 讀者投書
婚姻平權不是輸給民主機制,而是輸在人類的情感不成熟與反民主
為了社會的成熟以走向真正的民主,挺同、反同、立場不定者及執政黨,都應讓看見現實那20%的成熟個體,盡力提供完善的民生與民心的教育及協助。
2018/12/01 | 精選轉載
從UX研究方法回答:婚姻平權宣傳的「價值」能解決反同方的焦慮嗎?
目前同婚行銷溝通的點大部分都在人權自由與同性戀的權益上,完全沒有解決反同人士的痛點、與他們的需求也沒有明顯相關,甚至同婚要解決的問題還有可能造成反同人士最害怕的局面。
2018/11/30 | Abby Huang
公投通過「反核食」日本擬上訴WTO,郝龍斌:南韓能,台灣當然也能
反核食公投高票通過,國民黨開記者會呼籲行政院落實民意。但學者警告,日本可向WTO申請對台灣貿易報復的授權,對台灣將造成嚴重衝擊。
2018/11/30 | Abby Huang
離岸風電費率大砍近13%,業者聯合聲明恐不玩了
明年再生能源躉購費率大跌,將影響台灣才剛起步的離岸風力發電,不少業者表示,已下重本在台投資,對於這樣的結果不可置信,將重新檢視投資決定。
2018/11/30 | Abby Huang
同性婚姻確定將立「專法」,柯建銘拜託尤美女「放了民進黨」
順應公投結果,同性婚姻確定將以專法的方向立法,而推動愛家公投的幸福盟也表示,已準備好提出「同性伴侶共同生活法」建議草案。
2018/11/30 | 讀者投書
寫給基督徒的一封信:莫讓聖經成為擊碎同志的神話
我們就活在歷史的縱深之間,基督徒別忘了自己批判思考的使命,是不斷以自身生命和當代學養回應十字架與聖經。如此一來,我相信,聖經就不會在這場公投裡成為擊碎他人的神話,但也同時能使人看見,它不只是神話。
2018/11/29 | 法操FOLLAW
為提高投票率卻修出更多爭議:現行《公投法》12項待解問題
2018年公投是《公投法》施行以來提案數最多、投票人數最多、提案通過數最多的一屆,但也問題重重。而在開始討論公投問題前,我們必須先來了解去年《公投法》修正的方向。
2018/11/27 | Abby Huang
公投元年的苦與樂:「雙重否定」搞死人,2020還有多案在排隊
2018第一場公投大戰剛剛落幕,這一場全民參與的公投練習,卻有不少需要檢討的地方。比如說,公投主文為什麼都這麼難懂?
2018/11/27 | 精選轉載
與愛家公投支持者對話:她說討厭仇恨和對立,我也是,那我們到底在爭什麼?
最終,我們誰也沒有說服誰。或許我們真正達成的,是認識彼此吧。原來同婚的支持者不是支持濫交與性騷擾的魔鬼,而支持愛家的人,也不真的把仇恨與偏見當成核心價值。原來,我們在反對霸凌與仇恨上,竟然有些許初步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