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7 | 讀者投書

《玩笑》:玩了什麼,又笑了什麼?

《玩笑》不一定好笑,電影本身卻極有可看之處:導演基羅米爾吉瑞斯為捷克新浪潮重要人物之一,不若原著米蘭昆德拉的小說以回憶敘事,電影把過去跟現在放置在一起、交叉剪輯,纏繞般的、攻擊般的,如幽靈般遊蕩在主角家鄉小鎮的每一條街道巷弄。

2018/08/25 | TNL特稿

細數魏德聖電影:浪漫英雄故事之王

2018年,也是《海角七號》上映十周年。今年桃園電影節以魏德聖做為焦點影人之一,帶觀眾看盡魏德聖導演一路對歷史、羅曼史、英雄片或勵志片的偏好,在他電影席捲市場的同時,也引發了對國族認同問題的熱烈討論。

2018/08/25 | 讀者投書

《穿越時空的情歌》:用一首情歌來談複雜的柬埔寨近代史

《穿越時空的情歌》的導演是Caylee So,其父母在紅色高棉時逃離,在柬埔寨與泰國邊境的難民營生下她,而後舉家遷移到美國⋯直到她藉由從軍入伍脫離了美國鄉村,然後接觸到影像,進而掌握影像,接著她來到柬埔寨,拍了這部尋根電影。

2018/08/25 | 陳睿穎

細數魏德聖電影:浪漫英雄故事之王

2018年,也是《海角七號》上映十周年。今年桃園電影節以魏德聖做為焦點影人之一,帶觀眾看盡魏德聖導演一路對歷史、羅曼史、英雄片或勵志片的偏好,在他電影席捲市場的同時,也引發了對國族認同問題的熱烈討論。

2018/08/23 | 讀者投書

《我很好》行定勳、二階堂富美訪談:如泡沫的青春

訪談時問起,才知道日本女星二階堂富美竟是促成拍攝《我很好》的主要推手之一。她振示初次接觸漫畫作品是在16歲那年,剛好與女主角春名同年,深受作品內容感動,一直把它記在心上。

2018/08/22 | 讀者投書

《噩夜絕歌》與《追緝馬尼拉》:犯罪電影凝視下的馬尼拉

「我們到底擁有什麼樣的神?讓願意四處拾荒餵飽家人的孩子這樣死去?」《噩夜絕歌》片中,一名孫子遭殺害的阿嬤,在拜訪負責偵查的神父時問了這句話;而《追緝馬尼拉》或許更讓台灣觀眾熟悉,描述2016年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台以來的反毒戰爭。

2018/08/21 | 讀者投書

《噩夜絕歌》與《追緝馬尼拉》:犯罪電影凝視下的馬尼拉

「我們到底擁有什麼樣的神?讓願意四處拾荒餵飽家人的孩子這樣死去?」《噩夜絕歌》片中,一名孫子遭殺害的阿嬤,在拜訪負責偵查的神父時問了這句話;而《追緝馬尼拉》或許更讓台灣觀眾熟悉,描述2016年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台以來的反毒戰爭。

2018/08/21 | 讀者投書

《穿越時空的情歌》:用一首情歌來談複雜的柬埔寨近代史

《穿越時空的情歌》的導演是Caylee So,其父母在紅色高棉時逃離,在柬埔寨與泰國邊境的難民營生下她,而後舉家遷移到美國⋯直到她藉由從軍入伍脫離了美國鄉村,然後接觸到影像,進而掌握影像,接著她來到柬埔寨,拍了這部尋根電影。

2018/08/20 | 讀者投書

《激情之時》我們未必都明白當下拍到什麼

整體來看巴西導演João Moreira Salles的紀錄片《激情之時》,影片並不特別著眼於抗爭、革命的失敗或成功,反而去強調人身處於前所未有的激情時空下、巨大的陌生經驗時,面對真實的局限性。

2018/08/19 | 讀者投書

《低度開發的回憶》:古巴經典,歷久彌新50年

有人革命有人反革命、有人建設有人破壞,自然也就有人「睥睨所有」而無動於衷地「馬照跑、舞照跳」。正是在這個時空背景之下,1953年已支持卡斯楚的導演艾列在革命十週年前夕,完成了《低度開發的回憶》這部影片。

2018/08/17 | 讀者投書

關於陳舜臣:寫出《憤怒的菩薩》的傳奇作家

陳舜臣是日本文學史上首位獲得亂步獎、直木獎與推理作家協會獎的三冠王得主⋯這樣輝煌的文學生涯,是偶然抑或是必然?他的推理小說或隱或顯,總是充滿了歷史的氣味,而他的歷史小說呢,則不吝於給出對人物行為的可靠推斷。

2018/08/17 | 全世界的記憶

以性與暴力為顛覆武器的若松孝二與《狂走情死考》、《二度處女GOGOGO》

若松孝二導演,是與寺山修司等大導演齊名的日本情色電影大師。高二輟學,離開家鄉遂加入黑道混幫派維生,怎能成為電影導演?21歲的若松曾因收保護費被逮補,入獄半年體會之警察濫權與對犯人之凌虐,首部粉紅電影作品《甜蜜的圈套》中便不諱宣言「要在電影中痛殺警察」。

2018/08/16 | 全世界的記憶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高畑勳和宮崎駿的合作與分離(三)

高畑勳和宮崎駿曾合作拍攝《小天使》、《尋母三千里》、《未來少年柯南》、《清秀佳人》等歐美文學名著改編的動畫。而後吉卜力成立,一瞬間宮崎駿乘著飛機飛了起來,而高畑勳卻選擇循著自己的步伐,讚嘆自然與土地帶給他的感悟。

2018/08/16 | 全世界的記憶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跟著高畑勳穿越時空,回返「吉卜力」原點(二)

當宮崎駿的多產與受歡迎撐起工作室營運之際,高畑勳依舊以自己的步調拍片:照慣例進度延遲、預算超支⋯但從高畑勳早期執導的作品得以發現,他與宮崎駿的合作及提攜,及在人文層面對宮崎駿造成的影響,注定他與吉卜力永遠無法切斷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