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3 | TNL特稿
焦點院線《翠絲》:撐開主流電影的性別侷限
《翠絲》講述擁有美好家庭的中年男子佟大雄(姜皓文飾),知悉昔日親密且曖昧的摯友阿正過世後,決定遵從內心聲音,向家人坦白,走上變性的勇氣道路。
2018/11/19 | 讀者投書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在傅榆的電影裡看到《大國民》式的角色
紀錄片導演傅榆想得很重,拍到的卻很輕,自2012年就開始記錄蔡博藝和陳為廷,當時的他們與其說是抗爭者,不如說正玩著他們自己炙熱的遊戲:在六輕、佔領台北、華隆罷工、苑裡反風車、士林王家、苗栗大埔、旺中反壟斷⋯
2018/11/18 | 羊正鈺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我還是找到機會跟師兄說了幾句話。他告訴我:「今天是我們老大的婚禮,大家都很高興。」我以為他得給我幾句人生忠告呢,或者他的武術現在用在什麼地方。有什麼人要給我解釋什麼呢,當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2018/11/17 | 肥內
專訪畢贛導演《地球最後的夜晚》:不按牌理出牌的電影
以《路邊野餐》一舉成名的導演畢贛,2018帶來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入圍金馬獎。導演說:電影為何一定要視覺化?電影也可以很文學化、可以非常不「電影感」,洪常秀就是最不具有電影感的電影⋯⋯
2018/11/17 | TNL特稿
專訪金馬獎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我其實是非常害怕的
金馬獎2018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在台灣「跟焦師」這個職稱是非常罕見的,但在好萊塢片場,例如擔任馬丁史柯西斯《沉默》的跟焦師,60幾歲了還能工作,而我快50歲了,處在這個環境卻非常擔心失業。
2018/11/16 | 半個比爾
《地球最後的夜晚》:煙花綻放的溫存
1999年已過,世界末日尚未降臨,羅紘武邂逅了萬綺雯。火車逐漸逼近,地面震動使得水杯不斷搖晃⋯算計已久的暗殺,未能扣下的板機,無法跟電影同時發出的槍響,讓兩人相愛注定成了悲劇。
《幸福城市》:賭賭看,是天堂還是地獄?
若《幸福城市》是對張冬陵一生的審判,而他這一輩子顯然是上不了天堂了。然而這是張冬陵的宿命,使的他必然得面對命運的折磨?矛盾之下想起了貫穿全片的主題曲-劉文正唱的〈愛不要給太多〉。
《野放動物》的同志身體:Camille Vidal-Naquet導演訪談
身體的概念,是《野放動物》這部影片的核心。身體,包含了皮膚、手都是性工作者的賴以維生的工具。導演企圖讓他們的身體看起來自然且尋常(ordinary),因這些透過身體完成的辛苦工作,是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事。
《行過幽冥之河》與 《萌狗偷渡令》:既遙遠又靠近,跨過世界的邊境
金馬影展從2017開始的「邊境近境」單元,選片皆有討論國界議題野心⋯《行過幽冥之河》便帶領觀眾面對近年歐洲最重要的海上難民危機;《萌狗偷渡令》則用輕喜劇的形式包裹塞普勒斯南北分治的國族議題。
《Profile》:聖戰士的青春電幻物語
《Profile》電影原型源自於暢銷書《聖戰士的肌膚之下》:整部片並未使用攝影機,而是用電腦軟體側錄。全程是女記者Amy怎麼在網路上和一個化名Bilel的聖戰士以Skype交談,穿插她與朋友、家人、上司的私人通話。
2018/11/09 | 讀者投書
《重返天堂之城》:一個溫柔的思念之夢
隨著電影的進行,我們意識到船上的儀式是母親的葬禮。《重返天堂之城》回朔性地賦予了紀錄母親的鏡頭新的意義,對照著導演詢問母親會如何面對自己的死亡:「不會恐懼,我們都是孤獨死去的。」
2018/11/08 | 波昂刺刺
專訪《小美》導演黃榮昇:他者眼光中的存在
《小美》的敘事方式在臺灣電影文類別樹一格。它將主角小美架空,透過9位人物的偽紀錄片訪談,串連觀眾的想像。訪談更不是塑造記者角色進行採訪,畫面外的發問者正是銀幕前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