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228是一個在227和229之間的自然數。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4/20 | 傅紀鋼

永懷「寶島歌王」文夏(下):被國民政府斷生路,到了日本才能唱台語歌,真是台灣人的悲哀!

文夏的歌自從政府推崇「國語」政策後,就不停被禁,台語歌的地位也不斷被醜化,甚至台灣文學界將文夏視為「讓台語歌台日混血」的元兇⋯⋯文夏曾說:「台灣人聽得懂台語歌,但台灣政府禁止台灣人唱台語歌;到日本,卻又被聽不懂台語歌的日本人,指定要唱台語歌。」

TNL+ 2022/04/19 | 傅紀鋼

永懷「寶島歌王」文夏(上):一生被禁99首歌,〈黃昏的故鄉〉唱出「台灣人看不到光明」的苦境

寶島歌王文夏的創作路線被二二八事件深深的影響,「有文史工作者分析文夏台語片隱藏的「反抗情結」,其實去看文夏的諸多歌詞,特別是他被禁的最經典歌曲〈黃昏的故鄉〉,都可看出一種「身為台灣人,在台灣卻看不到光明」的苦境。」

2022/04/18 | 矽谷搖滾天使林富元

昔日加害者,今日受害者?轉型正義敵不過根深蒂固的傲慢

真正的「受害者」令人同情,讓大家爲他們義憤填膺,敵慨同仇。但「受害者」如此的角色,今天卻在四處被浮誇地濫用了。

2022/02/27 | 精選書摘

《二二八的虐殺與逃亡》:國民黨始終貫徹「架空現實」原則,多年穩坐轉型正義的化外之地

逃亡是為了「避險」。在這個意義上,不僅二二八的受害者要逃,加害者也在逃。加害者逃亡是因為一旦真相被公布,其政權立刻受到威脅;但埋下威脅種子的,恰恰是他們自己。

2021/10/17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逃出奧斯威辛》:現代問題需要現代手段,讓檢察官代替人民舉證

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在領土上大搞種族滅絕的集中營,將數百萬猶太人關押其中並勞動至死。在這種情形下以個人的身分,要蒐集證據並舉發集中營事實,可說是難上加難。因此現代有了檢察官制度,讓有能力與資源的檢察官,來負擔調查的義務。

2021/06/27 | 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楊逵不是國家的好學生,但他一直會是二女兒素娟的老學生

在政治迫害的社會,作為政治受難者後代的兒女們很難敞開自己,無法接受父親的擁抱,也埋藏了自己的夢。讓我們透過藏品的線索,回到國家機器進入楊逵家屋的那一天及其後,感受楊逵、葉陶與孩子們的驚懼和傷心。

2021/02/28 | 張宇韶

被塵封的記憶:曾當台籍志願兵打過二戰的外公,告訴我一段二二八歷史

外公以前話說到這個地方時,我已經隱約找到二二八爆發的幾個關鍵線索與因素:統治者的素質、文化的差異性、治理模式的迥異、經濟資源無止盡掠奪,與心理上的相對剝奪感。

2021/02/22 | TNL 編輯

柯文哲228「一日北高」編72萬預算惹議,市府:推廣自行車產業,非個人宣傳

柯文哲打算在228紀念日騎單車挑戰「一日北高」,並由體育局編列相關預算。對此議員林亮君、前議員王浩宇提出質疑,認為其將北市府預算補助,動用在行銷個人以及民眾黨的目的上。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3/08 | 蔡孟凱

自由路上藝術節:朗讀、電影、劇場,打開歷史的100種方式

藝術無疑是叩問沉重議題的一種鄭重又柔軟的形式,近年以白色恐怖時期歷史為題材的作品逐漸受到關注,由中部市民團體「好民文化行動」 和臺中市新文化協會 共同主辦,以關懷白色恐怖受難史及轉型正義為核心主題的自由路上藝術節今年邁入第二屆,從2/28開展一路至4/11言論自由日。自由路上藝術節節目內容包括文化沙龍講座、展覽、繪本工作坊等。

2020/02/15 | 鍾喬

戲中如何有《壁》?走進劇場探索白色記憶的血跡

《壁》的主題,在免於二元對立的僵化處境下,被另類底處理成《戲中壁》裡,經常挑動觀眾當下觀念的一種行為。這齣戲一開始就不是為還原歷史真相而作,而是意圖經由劇場與觀眾對話;因此,一起進到劇場來探索或思考白色記憶的血跡,是一切的初衷與目的。

2019/05/16 | 新共和通訊

在二二八前一天,台灣人最關心是「誰偷了我們的米」

從1946年下半年開始的查緝走私,到了1947年2月要收網的時候,可以說是查到了動搖島本的地步,但到了二二八之後就沒人再提起,或許才是整個事情裡面最令人不可思議的部分。

2019/03/16 | 法操FOLLAW

湯德章律師:守護台南的二二八遇難者

台日混血兒湯德章在日據時期擔任警察時,感慨體系對於台灣人的不公平,因此決定成為律師。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被控叛亂罪並遭到刑求,但也盡力保全了不少台南人的性命。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3/02 | 精選轉載

課本沒教的二二八:未被撫平的傷口,至今依然隱隱作痛

我們只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很快就多讀了很多資料,也發現了更多疑點、更多問題。這個時代已有許多新的資料公佈了,再更早一點,這些都是被掩蓋起來的。重點是我們該花點心思去找,去了解。畢竟,這是發生在我們這塊土地上的,切切實實存在過的事。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