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3 | 法操FOLLAW
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在法律上有哪些差別?
隨著同婚專法「748施行法」正式實施,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而伴隨著結婚,雙方當事人勢必會因此產生一定的婚姻效力,而這在同性婚姻及異性婚姻上又有哪些差別呢?
2019/06/01 | 法操FOLLAW
外籍同性戀者可以去台灣結婚嗎?
同性婚姻合法後,除了台灣籍的同志能結婚以外,也有許多外國籍同志想要來台結婚,或者台灣人想要與外國籍同志伴侶在台結婚,這樣可不可以呢?
2019/06/01 | 法操FOLLAW
同性婚姻通過後,外國籍同志可以來台灣結婚嗎?
同性婚姻合法後,除了台灣國籍的同志能結婚以外,也有許多外國籍同志想要來台結婚,或者台灣人想要與外國籍同志伴侶在台結婚,這樣可不可以呢?
2019/03/21 | 江河清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2019/03/15 | 李秉芳
「幸福盟草案」逕付二讀:19位立委連署把「同性婚姻」換成「家屬」
許秀雯也說,按照現在幸福盟草案的內容僅有17條,針對各項權利義務,表面看起來好像都顧到了,都有保障了,但未來勢必會出現「掛一漏萬」的情況。
2019/03/05 | 李秉芳
同婚法案「逕付二讀」有5位綠委棄權,下一步會怎麼走?
柯建銘認為同婚法案就算送到司法法制委員會也不會有結果,建議先照程序走,其他黨團或是團體之後如果提出版本,一樣也逕付二讀,併案在黨團協商討論。
立專法未必是歧視,但我們離「真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司法院釋字748號施行法》中,並未明確訂下收養子女和同性跨國婚姻自由的規範,這樣的缺漏是對同性性傾向者「不利的差別待遇」,如果立法院願意在這部草案的基礎上繼續修正,不妨把這部專法的名稱直接改成《同性婚姻自由平等保障法》,以彰顯台灣對於「自由平等」理念之承諾與堅持。
《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共同收養」規定,憲法能夠允許嗎?
儘管《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有關共同收養之規定,這是政院的主觀意圖,但本草案立法目的──保障同性結合親密之共同生活──之下,仍有逕行準用民法共同收養規定的空間,這不是對草案中任何條文的解釋,而是基於草案立法目的,在法理上做的類推。
2019/02/28 | 江河清
「同性共同生活法」涉及違憲:任何非「婚姻」的取代用語,都是文字遊戲
反同團體批評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違反公投結果,但仔細檢視公投主文及理由書,「愛家公投」並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大法官《釋字第748號》不僅強調婚姻自由的基本權,還要「平等保護」同志公民。因此,以大法官釋憲命名的法案,應該不只保障同婚,而且要符合平等的真意。
民法與同婚專法草案比一比:最大差別在哪?什麼叫「不能人道」?
專法出來啦!748施行法跟民法的規定有哪些不一樣呢?來看有事嗎幫你整理的比較表,以及一些常見問題。
2019/02/22 | 讀者投書
反對《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名稱,恐怕是對台灣民主的胡鬧
對,「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也許是一種創新的觀念。所以我們需要慢慢的教育自己,和說服他人慢慢接受。所以,從1986年,祁家威先生走進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公證結婚的那一天開始,我們走過了33個年頭。
2019/02/22 | 潘柏翰
「同性婚姻」不再遙不可及,但最爭議的「親權」仍難以一步到位
我想說的是:是的,難以指出何時被剝奪,正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民法從一開始就未曾給予過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權利。台灣的民法終於在今年,跨出走向婚姻平權的第一步。不論是轉型正義或是婚姻平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過去,但尊重彼此都擁有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平起平坐的權利,是我們得共同努力實踐的未來。
2019/02/22 | 法操FOLLAW
「第二條關係」:《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有哪些問題?
行政院公告行政院版本的婚姻平權專法草案《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而這個草案有哪些重點和問題呢?像是本草案僅容許關係當事人收養對方的「親生子女」,這項規範是否合理?
2019/02/22 | 極憲焦點
快速解析《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合乎公投結果與憲法嗎?
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有沒有合乎2018公投結果的要求?直接講結論:有,但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2019/02/21 | 讀者投書
《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命名,是在反同方的傷口上灑鹽
對於一個民主社會來說,所謂的進步,應該是在大家取得共識下往前進。在沒有取得共識下,握有權力的人強迫社會全體往前進,那並不見得是一種進步,反而可能是種變相的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