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1 | 精選轉載
831民調:香港人信唔信「警察有打死人」?
當然,有多少人相信一件事,和那件事本身是不是事實,沒有必然關係。但當一件事有足夠多的人相信,就會帶來如同真實的後果。
2019/10/31 | Kayue
警方「哈囉喂 x 太子站」漫畫是闢謠的反面教材
警隊在萬聖節當日於Facebook專頁發佈漫畫,嘗試反駁「831打死人」的傳聞,然而這除了是極差的公關手段外,從闢謠角度亦屬反面教材。
2019/09/28 | 區家麟
臨時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要「撥除動亂之根」?建議先從警隊入手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仇恨螺旋繼續上升,畢竟這場運動若「仇警」成為主軸,並不健康。若然臨時二哥真的希望「撥除」那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建議先從你自己入手,根源有很多,警察是其一。
2019/09/27 | Kayue
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有曾經進入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在集會上講述經歷,亦提到曾於葵涌警署被男警非禮,呼籲市民繼續站出來抗爭,參與罷工、罷課、罷市。
2019/09/20 | 陳婉容
雲吞博士應該撤回他的自殺率「統計」,兼論求真的重要
8.31太子站疑點重重,社會絕對應該找出真相。但既然是找真相,我們必須依賴真的、可靠的資料﹑數據和分析。不是嗎?我們都很討厭黑警,但我們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用錯的資料和數據來作重大指控。
2019/09/18 | Kayue
Fact-Check「雲吞博士」的自殺數據
日前一篇宣稱分析6月12日至9月10日自殺數據的文章廣為流傳,該文作者認為自殺案在8月下旬開始不尋常地增加,然而他所使用的數據本身有若干問題。
關於香港6至9月自殺數據分析的爭議,請先看原始數據
近日有兩篇分析香港過去數月自殺數據的文章,得出的結論可謂完全相反,重點在於原始數據不同。
無檢傷分類卡、傷者有移動就會點錯人數?消防處別再推救護受罪
點錯人數並非無可能,但如果才七個傷者竟然可以點算到十個人,三個紅色變成六個,無論從分流和臨床檢查方面都講不過去。
2019/09/11 | 譚蕙芸
太子站外,831後的七天
831警察衝入太子站亂棍打人後,憤怒的群眾每個晚上都到太子站抗議。太子站隔壁剛好是旺角警署,我到場觀察多晚,看到一幕又一幕荒誕的風景。
2019/09/10 | 言士
為何不應該相信警察的「專業判斷」?
醫生、律師都是專業,不是單純因為他們的工作複雜,而是這些職業需要「專業知識」,且相關「專業知識」經過認真發展,而不是「我話係專業就專業」。警察若然真的是「專業」,就更應該以理性務實地展示其「專業知識」,而非擺出「我說了算」的態度。
2019/09/04 | Kayue
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警暴
林鄭月娥終於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然而這來得太遲之餘,亦有意忽略對民眾對警察濫權、暴力的不滿。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2019/09/03 | Lo's Psychology
心理學談仇恨 (一):不要習慣社會扭曲的價值觀
我非常希望大家克服大腦的動物本能,不要習以為常,不要習慣政權暴力,不要習慣社會扭曲的價值觀,不要習慣混濁的空氣,不要習慣,永不習慣。
2019/09/01 | 蕭雲
831太子站現場醫生: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
8月31日晚上,工作了34小時後正在回家的J醫生,剛好遇上警察在太子站打人,見證他們「見人就扑」,表示「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
2019/09/01 | 岑敖暉
831太子站恐襲比721「元朗黑夜」可怕上千倍
8月31日晚,警察衝入太子站拘捕,有影片拍攝到「速龍小隊」無差別以警棍打乘客,不少人將之與7月21日晚白衫人闖進元朗西鐵站車廂內襲擊乘客相提並論。
2019/01/22 | 林兆彬
滿分電影《G殺》:香港年輕世代的絕望控訴
「對港產片來說,我相信《G殺》的題材和強烈風格都是前所未有的,更成功平衡了商業性和藝術性,開創出港產片的新格局,誓必成為近年港產片的代表作。」
2017/08/14 | 林兆彬
《悟空傳》——用中國大陸資金拍攝的後雨傘電影
「很佩服郭導演能夠把一部中國大陸的網路小說,改編成一齣充滿香港角度的「抗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