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5 | 影迷大宅門
《還願》:懷舊後徒留空虛,豐富細節掩蓋不了本質上的單調
赤燭繼《返校》後也持續追求驚悚懸疑,並在台灣尋找下一種能支撐此氣氛的元素。2019年新作《還願》的美術、背景資料以及遊戲操作而言,表現可說進步驚人。但隨著尾聲來臨,遊戲的缺點也一一浮現:在好幾個方面來說,都是以大量的細節掩蓋了其實單薄的本體。
2019/02/24 | TNL特稿
《還願》:如果「杜家」不單指整個家庭,而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
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怖作品,講述的通常都是關於邪教傷人、家庭破碎的人倫悲劇。而《還願》也是這樣的一款遊戲。從《返校》開始,赤燭就用恐怖遊戲的類型在討論台灣的本土議題;我很喜歡、敬佩能透過遊戲讓世界認識到台灣過往的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