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ert Camus

阿爾貝·卡繆(法語:Albert Camus,1913年11月7日-1960年1月4日),生於法屬阿爾及利亞蒙多維城,法國小說家、哲學家、戲劇家、評論家,其於195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0/06/17 | 精選書摘

《尋找異鄉人》:第一段決定了小說第一章的整體動向,也決定了主角莫梭的性格

小說的開頭定下整體的調子,《異鄉人》的開頭令人不安地糅合了現在、過去和未來(「今天,媽媽死了......我搭兩點的巴士」)。敘事者不知道,看來也不在乎知不知道,母親是在今天還是昨天過世。

2020/06/17 | 精選書摘

卡繆《異鄉人》小說選摘:今天,媽媽死了。也或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異鄉人》展現了卡繆對世界的敏感認知。世界的荒謬性來自個人想法與現實的落差,但現實卻是奇妙的人心所構成,是眾人構成世界的荒謬。這本小說簡短卻異常有力地表現出人類社會的特性,直到今日都還切中人心。

2020/06/07 | 劉庭妤

卡繆《異鄉人》書評:在困境中感受荒謬,就是「存在」的最大意義

《異鄉人》刻畫的內容,倒不是當時嚴峻的外在考驗,反而將現實世界的曲折和荒誕,投入第一人稱的獨白視角中——這是使這本小說位居不朽地位的主要原因,它預示了1940年之後,整個人類處境的矛盾現實,使得故事情節永遠指涉當下,引起世代讀者的共鳴。

2020/06/06 | 精選書摘

卡繆《異鄉人》小說選摘:這槍聲,就像四響短促的叩門聲,敲開了厄運之門

大海吐出一股滾燙黏膩的風。一時間,天空似乎崩裂了,向大地噴灑著火苗。我整個人緊繃,手指僵硬地在槍上一收縮,扳機動了......

2020/06/06 | 精選書摘

卡繆《異鄉人》譯序:死亡注定人生是一場徒勞,但「朝向山頂的戰鬥就足以充實人心」

《異鄉人》的莫禾梭顯然來自卡繆的自身經歷。卡繆是法國人所謂的「黑腳」(出身於北非殖民地的法國人),在物質貧乏的生活中,地中海的陽光就是他的養分。他說:「貧窮對我從不是苦難,因為這裡有揮霍不盡的陽光。」太陽是這本小說重要元素。

2020/01/30 | 歐洲動態

此時再讀卡繆《瘟疫》——荒謬更上一層樓

在卡繆的《瘟疫》中,一些所謂「黑暗面」行為,最多也只是貪生怕死,例如想逃離被封的疫港,如果有對抗疫拖後腿的行為,也只是出於無知,但絕無如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般,刻意阻延抗疫,甚至是鼓勵疫症在香港大爆發和失控。

2018/04/26 | 洛楓

我們從來沒有離開亂世:初讀《盧麒之死》

作者評論黃碧雲的《盧麒之死》,當中提到以「拼貼式敘述」寫成,令作品容易變得瑣碎、沉悶和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