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5/23 | 方律元

《醉好的時光》與Hygge(下):循環於絕望與失衡之中,與齊克果的存在主義相互輝映

在齊克果的理論中,人是具有兩極的綜合體。一端是無限和可能,另一端是有限和必然,而絕望來自於兩端的失衡。換言之,若不想感到絕望,唯一的方法是在自我身上找到/取得一種平衡,然而齊克果認為多數人做不到,《醉好的時光》的劇情也呼應了這點。

2021/05/22 | 方律元

《醉好的時光》與Hygge(上):酒精計畫不只是一個普通實驗,它是丹麥人日常的具象化與極端化

丹麥人為了迎合派對氛圍、表現得成熟而喝;為了Hygge及釋放壓力而喝;為了快樂而狂飲到失控等等都是文化、社會壓力所帶來的結果,彷彿除了喝酒以外,沒有其他能夠交到朋友、宣洩壓力或保持快樂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