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8/02/23 | 劉 星佑

【關鍵斡旋】誰的關鍵?誰在斡旋?

在大型展覽即將閉幕之際,解構展覽本身,或許是可以不用明言,但永遠無法回避的基本問題⋯「展示」可以是白盒子內的藝術性表現,但絕非是白盒子外的事件終點,更不應該只是欲求展示的目的。特別以「亞洲」為名進行勾勒與測繪時,策展主體在凝視與展示之間,即便容易捉襟見肘,卻也需要責無旁貸。

2017/02/17 | TCAC

【共同課題:越南】共同創作的倫理問題:讓幽靈佔據計畫吧

當我們僱用一個人來為我們工作,再將成品帶進美術館-一個菁英脈絡之中,這不能被稱之為集體主義,而是「友善」的資本主義。那麼,我們如何看待參與「嘉萊露」(Jarai Dew)這個計畫的木雕藝匠呢?我們是否假借了他人之手?

2017/02/16 | TCAC

【共同課題:越南】共同創作的倫理問題:讓幽靈佔據計畫吧

當我們僱用一個人來為我們工作,再將成品帶進美術館-一個菁英脈絡之中,這不能被稱之為集體主義,而是「友善」的資本主義。那麼,我們如何看待參與「嘉萊露」(Jarai Dew)這個計畫的木雕藝匠呢?我們是否假借了他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