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焦點院線】歧義而多面的《我們》:《Us》與重複作為迷惘的可能
到第二次遇見女主角既視的童年沙灘場景時,是全片幾近尾聲之處。Adelaide開著車,她已經KO掉所有的怪物。她的丈夫、女兒、小兒子全在車裡⋯⋯此刻她童年對陌生周遭恍惚的沙灘閃回出現,這組音畫節奏的破碎橫流似乎有了全新的意義,即——潛伏的傷痕如此地等待著被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