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0/04 | 精選書摘
《歷史上的大暖化》:若乾旱持續摧殘草原,蒙古帝國可能早已併吞歐洲
中世紀游牧民族很清楚年復一年的氣候變化。漫長而多雪的冬季使牧草地寸草不生,而碰上特別寒冷的冬天,人和牲畜都大量死亡。夏季則來得非常突然。雪迅速消融,草原變成爛泥地,溪水暴漲,妨礙游牧民移往夏季草場。面對這類災難,唯一的自保之道就是遷徙。
2017/10/04 | 精選書摘
《歷史上的大暖化》:黃土高原寂靜無聲,因為其上的居民都死了
黃土高原和黃淮平原的獨特,不只因為土壤肥沃,還因為慘重的水災、特別是旱災,經常發生。見諸史冊的洪水和乾旱可以為證,因為到了十九、二十世紀之交的一千年後,情形仍幾乎沒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