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三聚氰胺已過十年,台灣進口食品安全決策有長進嗎?
要解決國人信任問題並與國際接軌,就必須執行獨立客觀的風險評估且透明公開科學資訊,落實食品風險分析或是食品的安全治理,而歐盟與日本就是我們最好的學習榜樣。
2015/12/03 | 羊正鈺
在台灣,誰能告訴我們:「精煉後」的餿水油能不能吃?
「食安辦公室目前是臨時編制的組織,若沒有這次的食用油風暴,也不會有它的誕生。因此成立目的就像救災一樣,執行食品安全危機處理的工作。既然只是危機處理,能做的只是將傷害降到最低,而不能解決食品安全的根本問題。」
2015/10/12 | 羊正鈺
食藥署明年將「正名」規範:以後不純不能叫巧克力
繼果汁含量不足的果汁須加註「口味」或「風味」,非純米製造的米粉須正名「炊粉」或「調合米粉」後,下一波食品標示正名鎖定巧克力。
2014/11/09 | 讀者投書
看看日本,台灣的豬油標準為什麼那麼低?
最近黑心油的事件不斷延燒,所影響的廠商也越來越多,為什麼這些廠商大量的進這些飼料油進來當食用油?這單純的只是廠商黑心?而關務系統沒做好管理,這麼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