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02 | 精選書摘
《障礙研究與社會政策》:《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如何確保障礙者的教育權?
針對台灣目前實施的身心障礙生教育狀況,台灣《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初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委員會的結論性意見第62段指出,國家尚未完全的投入資源,以致無法確保全面且跨越層級的融合教育體系。
聘用了,然後呢?台灣身心障礙者的就業現況與反思
台灣身心障礙者的就業議題有哪些?以下一一簡介身心障礙者的就業狀況、「定額進用制度」和「庇護工場」的問題,以及日本的相關經驗。
2019/03/22 | 精選轉載
「殘而不廢」、「勇敢克服身體侷限」,把障礙者當勵志人物有什麼問題?
前不久觀賞一場視障者的街頭表演,記者形容現場民眾聽到的都是「勇敢力量」。明明展演的主題是藝術,但活動聽起來卻都像心靈小語和勸世文?其實類似的狀況屢見不鮮。
智能障礙、性/別歧視以及隔離式機構共謀下的集體性侵
機構內一再出現性侵事件,不該僅被簡化為人為疏失,更是社會歧視與文化偏見對智能障礙女性造成的集體性侵。此種集中管理的團體機構服務模式,並非如大眾想像的那般「安全」,社會集體對智能障礙者的隔離政策與障礙人權漠視,都成為類似危險事件的「沉默共謀者」。
從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反映現實生活對身障者的歧視與偏見
由於仍然有這麼多的歧視發生,聯合國才特別制定一部專屬於身心障礙者的權利公約(CRPD),這是因為在全世界許多國家,仍然持續上演著對身心障礙者歧視與偏見的生活場景。
2018/06/17 | 羊正鈺
精障者其實「不可怕、而且很可愛」,衛福部擬設「危機處理小組」
從小燈泡事件,到政大「搖搖哥」,精神疾病防治的首要關鍵仍是去污名化,病人和家屬才有勇氣向外求援,醫療和社會資源也才有機會介入,危機處理團隊才有處理的空間。
「障礙體驗」活動可以促進障礙權利意識的提升嗎?
障礙體驗不會是唯一的障礙宣導方式,如果障礙體驗缺乏障礙研究的批判視角以及對障礙者主體經驗的深入理解,很可能只是複製健常能力主義(ableism)的觀點,把障礙歸類為特殊群體的個人問題,無法進一步反省環境與社會造成的障礙和歧視。
2017/11/04 | 李修慧
首次《身權公約》審查:只用「生病」的角度看待身心障礙者,是台灣最大的問題
有時候,造成身心障礙者不方便的不只是他們身上的缺陷,還有環境的不友善。國際審查委員所提倡的從「醫療模式」觀點,轉換成「社會模式」觀點,探討環境因素的作用。
2015/03/15 | 阿Ken
【未來大人物】「還有更多弱勢的小孩在受苦受難!」大二生盧勁軒用「近乎偏執的理想」推動身心障礙權益
別小看這位年紀輕輕的聽障人士,他是障礙權益自主倡議台大召集人、台大新生書院「有愛無礙」 課程創辦人、台大身心障礙學生權益促進會第十二屆副社長,與推動身心障礙福利的立委、台少盟、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等公民團體都有密切的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