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5 | 精選書摘
《我的解剖人生》:那隻蛆就這樣跑進我的胸罩——難搞的腐屍檢驗
「新鮮」一詞用在屍體上時是個相對的概念,並不是指新鮮空氣的那種新鮮,而比較接近新弄髒的尿布或新產生的污水的那種程度,意思是「好吧,你不會想要把臉湊上去,但相信我,還有更糟的」。
2018/10/16 | 精選書摘
我的解剖人生:那隻蛆就這樣跑進我的胸圍——難搞的腐屍檢驗
「新鮮」一詞用在屍體上時是個相對的概念,並不是指新鮮空氣的那種新鮮,而比較接近新弄髒的尿布或新產生的污水的那種程度,意思是「好吧,你不會想要把臉湊上去,但相信我,還有更糟的」。
2018/10/05 | 精選書摘
《我的解剖人生》:「易於入口」這個詞用在討論截肢殘骸時真是不恰當
我不知道我想像這些殘餘的斷肢能拿來做什麼,像佛蘭肯斯坦博士一樣用它們來創造怪物是絕對不行的——首先英國沒有足夠的雷擊和閃電,而且它們也不適合讓醫學生用來練習解剖,因為上面有太多造成變形的外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