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0/02/01 | 讀者投書

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下)

為什麼當代精神科會去脈絡化、如此粗暴,只看到病,卻看不到病人本身,更不用說像亞瑟如此特殊的生命史了?這種去脈絡化是怎麼來的?本文想透過兩大案例追溯此歷程。

2020/02/01 | 讀者投書

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上)

為什麼當代精神科會去脈絡化、如此粗暴,只看到病,卻看不到病人本身,更不用說像亞瑟如此特殊的生命史了?這種去脈絡化是怎麼來的?本文想透過兩大案例追溯此歷程。